Skip to content

Journal 26 Dec 2021 / 日记 25.12.2021

还有几天2021年就要结束了。 自从昨天看了《蜘蛛侠之无家日》之后,又有了新的想法在心里头。 一个人到底要犯多少错才会得到报应?一个人到底要犯多少次同样的错才会知道错了?一个人到底要经历什么样的痛才会从重复的错误中清醒过来?一个人到底要错到什么时候清醒才不会感觉后悔莫及? 这几天我睡得很早,也睡得很好,尽管一颗心在清醒的时候总是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或是生活缺少了什么。 中午,一如既往地在镜子前剃着头。 当一颗光溜溜的脑壳越剃越明亮时,我却在那个时候忽然想起那个莫名的问题:我究竟为何而生? 我望着镜中的自己,左看右看,看不出自己这一生到底带给身边的人是快乐还是伤害,是幸福还是困扰。不管是对方偶然走进我的世界,还是自己突然闯进别人的生活,我不知道带给对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瞬间觉得我似乎在这个世界无所作为,根本就是多余的,也许还一直在伤害他人。 随着那个问题的衍生,我又想了许多问题,譬如我每天吃饭睡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挣钱似乎是每个人的目标,但是生存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为了享受,我的欲望变得无止无休,甚至一直在犯着同样的错误,知错了却没有悔改。 剃完头后,感觉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却只和小安聊了两句便无法接下去了。不知道是彼此根本就不那么熟悉,还是我们根本连朋友也不算,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结果,留下了一句“不打扰你了”就算是结束那一次的对话。 原本还想找海凤或是碧君聊天,或是找同事喝杯咖啡,后来还是打消了念头,觉得还是别打扰他人了。 那一些些问题始终在我心底里萦绕,尤其是和小安的寥寥几句更让我似乎懂得了什么。 这些天来,我每次静坐都是毫无目的的,就只是静静地坐着,尽量什么都不想,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心跳与呼吸上。 当然,心猿意马是免不了的,唯有在警觉的时候,慢慢地把思绪拉回现实,感受自身的所在。 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在静坐时睡着了,因为当我从静坐“出来”的时候,会感觉忘了其中的一小段时间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26.12.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I’ve lost much

05 December 2021. 8:40pm. It has been a week of early sleep for me except for Friday as I attempted to find the lost peacefulness that I once had. But can I ever recover what was already lost? And even if I can find the peacefulness, it may not be the same level of peace that I once had. The […]

Read More →

心、爱

2021年11月14日,星期日。 半阴半晴,虽然多云,至少还能看见阳光铺在地面上。 昨天早上就开始很用心地画这一副用双手做成心形的图片。 画脸不行,唯有从手着手,希望能够慢慢进步。 我相信,只要用心,即便不是专业水准,却一定能够越画越好。 前几天,与人聊起关于“用心”这个题目,意见始终无法达成一致。 他说:每个人的资质在不同领域或多或少都会有限制的,就像一个人如果很笨,再怎么逼他,考试成绩还是一般的。 很同意他的见解,但是这个世界这样笨的人并不多,多数是因为没有兴趣没有心才会考不及格。 一个人是否用心去干一件事,往往在于结果如何。尤其是当一个人可以读到中学毕业,上理工学院甚或是上大学,有个文凭,资质是不会差到哪里去。 关键就在“用心”这两个字。 这些天来重温两部《溏心风暴》的剧集,以两倍速度去看,专门只看精彩的部分。 当中当然少不了重新获得了一些启发,也感觉两部《溏心风暴》都把佛教里的三毒(贪、噌、痴)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溏心风暴》第一部里有那么一句经典的话,就是:“态度便是一切”。 记得数个月前与上司以及部门领导的一番对话,部门领导的话直说进我的心坎里。 她说一个人的资质可能有限,不可否认,但是只要有好与对的态度,就一定能够把事干好,这与《溏心风暴》里的那一句话不谋而合。 这所谓的“态度”,以我的诠释就是“用心”。 大侠郭靖算是资质特差的人吧?但他仍然能够成为一代大侠,靠的就是努力与用心。别人学一天的功夫,他便用十天,甚至百天来练习,务必要把它学会。 我从一个不会写作的人,到今日能够写上数百个字,尽管写得不好,仍然还可见人,都是靠自己多看书、多写、多练习换回来的。 我从一个不懂摄影的人,到今日从手机都能拍出像样的照片来,是看过了无数YouTube以及摄影书籍获得的一点点知识。 我从一个画虎不似反类犬的人,到今天能够照着照片画出一双手来,YouTube是我最好的老师,也当然包括了许多的练习才能有那么一点点成绩。 我并不是天才,资质与才能胜过我的不计其数,在职场上就已经有很多个了,但只要我肯用心,尽管不比别人好,但必定不会太差。 我只是一直秉着一颗心去做事,去解决项目里所有遇到的困难。 事实上,我也有许多东西做得不好,甚至怎么学也学不会,这在许多年前我就已经承认那不是我笨,也不是我资质有限,而是在那个方面我根本就没有兴趣而导致无心去学。 我很清楚,也很坦诚地面对自己,那些我学不会的东西都是缺乏了一颗心。 这一副用手做成的“心”形的图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 有人看做是心,有人看做是爱。 但不管是“心”还是“爱”,都是一体的。 唯有爱,才能让人付出一颗真心。 唯有心,才能让人散发一份真爱。 画这幅画的时候,确实是很用心,心里也装了满满的爱——对画画的爱,对亲朋戚友的爱,对自己的爱,对爱的人的爱等等等等。 虽然画得不好,但我只想用一颗真诚的心去把它画好,就像我想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用爱对待每一个值得真诚的人…… 14.11.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凉了

凉风习习。 开始吹北风了,天气也开始转凉了。 偶尔会喜欢这样的季节,让绵绵细雨淋湿这个热腾腾的城市,让烦躁的心得到一丝丝清凉的安抚。 记得2017年那一年,开始学习静坐冥想,练习了一段日子后,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也感觉许多事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那段日子,经常去公园静坐,与天地为伍,与自然相伴,在鸟语里静静地闭目冥想,感觉心胸宽敞了许多。 可是,自2019年初发生了一件事之后,给了我新的人生考验。 在同一年,与好友决裂,而后又发现妈妈患上了痴呆症,记忆一天比一天差,一颗心开始凉了。 然后2020年换了上司,在工作上有了新的挑战,接着便是新冠状病毒的侵略,搞得世界各地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这许多我无法控制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在心理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影响,我的心再也无法找回当初的平静了。 我的一天充满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就像一只困在鸟笼里的囚鸟的心情一般,或是暴躁,或是嫉妒,或是失望,或是愤怒,再也无法克制。 记得几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在家上班,带着耳机开着会,与同事聊着项目题材,眼角忽然发现母亲就站在身旁,便按了噤声,转过头去面对着她。 只见母亲写满岁月痕迹的双手捧着铅笔盒,缓慢地对着我说道:“我要出去买东西给”阿弟“”。 我望着她那皱褶的脸,一阵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原来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不知道我是她的谁了,因为我的小名就是“阿弟”。 又有好几次在半夜,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有人轻轻推着我的肩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却是母亲提着她的小抱枕望着我,说她要去普明寺看外婆。 本来就有点疲累的我,被母亲吵醒,一时无明火起,忘了母亲其实早已分不清白昼黑夜,忍不住对她怒斥,怨她在半夜三更弄得女佣和我都没得好睡。 把她“赶”上床之后,看见女佣疲乏的眼神,心里又再次充满了无奈与愧疚,便带着泪光卷入我的被窝里。 我知道其实我气的不是母亲,而是自己那份无法控制的愤怒,以及那份无助,一颗心也凉了一半。 从小到大,在电影里或是电视上都曾看过一些老人痴呆症的故事,看到那些照顾低智者的主角,往往都能赚人热泪,但那也只是感动,却从来不知道当中的无奈与难过是多么的煎熬。 如今自己身历其境,才知道有些心情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 自从母亲患上所谓的老人痴呆症之后,总有一份愧疚在我心里深处隐藏,觉得母亲今天的状态都是拜我所赐。 除了在两三个好友知己面前之外,我从来就比较沉默寡言,尤其是人太多的时候。 我和姐弟父母也极少聊天,总感觉话不投机,就算在我的爱人面前,也多数是对方在说话,我在听。 若不是母亲跟着我住,无人与她说话聊天,也许她今天就会记忆清醒,活得自在。 …… 这两年来,工作上也并没有很好过,上司与同事偶尔都得让我操心。 不是觉得自己很强,只是凭着这些年来所得的经验,懂得了做事要用心去做,而不能马马虎虎,想要混水摸鱼,草草了事。 看见他们的办事态度,上司如是,同事也如是,心真的可说是凉了半截。 有时候真的很想让他们自生自灭,省得我时时因为他们的态度而发怒,闹得自己也不开心。 俗话说得好:不要拿他人的错误与愚蠢惩罚自己,反正他们每一个人的前途都与我无关。 我的人际关系越来越差,心情也越来越不好,总是在无意间暴露出我的不满,偶尔事后想起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执著,为何就不能带着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去看待所有发生的一切呢,或是把心放宽,多一点包容呢? 今天再次提起铅笔画画,只是为了在无聊的空挡里寻找一丝安宁,让所有的嫉妒、愤怒、不满,甚至是牵挂、思念等等都抛诸脑后。 从此以后,我只想用心善待自己,再也不想去讨好任何一个人了,哪怕是我心所爱。 该远离的人我不会靠近,该珍惜的缘分我会格外珍惜,其余的,就让那颗心继续凉下去吧…… 08.11.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晚风,挑起了思绪

忙碌了一天,在众多项目里埋头苦干,总得要有片刻的时光留给自己。 买了一包咖啡,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坐在组屋楼下的石椅上,静静地享受张国荣的一首「风继续吹」,让晚风为我轻轻抚摸疲惫的身躯与心灵。 想要捧一束月光安抚困惑的心,月亮却藏了起来,无处可觅。 晚风的柔情似水,挑起了这些日子来萦绕在脑海里的思绪,在风中伴着树影婆娑,翩翩起舞,眼前车来车往的马路成了记忆的长廊。 这几十年来,我得到无数女子的青睐,一些是我刻意追求的,一些则是不期而遇的,在情感的波浪中浮浮沉沉,经历了相聚与别离的喜悦与悲伤,尝过了爱与不爱之间的甜与苦,可算是情感上的老手了。 在事业上,也见证过不同阶层的卑微与傲慢,所有的虚与委蛇,急功近利,争权夺利,无不让我更加看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真实,也应该懂得了什么是处之泰然。 前几年好不容易地把自己的心调理好,心底里的悲伤与无奈慢慢沉淀成一池平静的湖水,虽然偶尔在不经意间泛起圈圈涟漪,却很快的就能够抚平凌乱无序的情绪。 可今晚却禁不住地扪心自问,究竟我最近是怎么了,为何总是紧紧捉住一些小事不放,搞得自己睡眠不好,心情不佳,连骑脚踏车的兴致也弄丢了。 结果竟然发现其实这并不是最近的事了,是早在两年前我就已经开始偏离我想要走的路了。 原来,我早已经被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牵着鼻子走,忘了曾经学过的”活在当下“,更忘了”放手“才是最大的拥有。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心经里说得再也明白不过了。 而许多时候,我心里挂碍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内心的小我,于是看起来就显得很在乎外在的人、事、物了,开始放不下,开始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与理解。 记得有那么一个故事,好像是这样的:话说有一次一名建造了许多寺庙的国王与达摩祖师对话,他问:”我建造了那么多寺庙,供养了许多僧人,也做了无数的法事,你说我的功德多否?“达摩祖师的回答却是:”毫无功德……“国王懵了。 许多年后,他对一名住持提起了这件事说自己浑然不解达摩祖师的话,住持对他说:”达摩祖师并没有说错。你虽然做了许多好事,建造了许多寺庙,可是你喜欢到处宣扬,也喜欢听到别人的表扬,那么你所做的一切变成有条件而做,因此你所有的功德都被那份荣耀的欲望所抵过了。“ 做好事本不需要把自己的好意时时挂在嘴边,只要真诚以待,必定能够把快乐与温暖带给身边的亲人,朋友与同事。 若是万一别人无法领会自己的好意,也不必难过或是不高兴。正所谓施恩不望报,行善本就应该是理所当然,而不是因为酬劳而必须做的事。 我毕竟是一名凡夫俗子,再浅显的道理若是无法时时提醒,持续修心,终究会让浑浊的俗事所蒙蔽,看不清世事的真相。 就像在一个五光十色的城市里,夜空里的星星一直都在,只是因为光害而永远看不到满天星斗的灿烂。 不知不觉间,一坐就是一个小时,将最后一口烟喷出来之后,在心中默默地为某些人祈福,然后再搭乘电梯回家,把心情记录了下来。 今夜的晚风,万般柔情,挑起了我的思绪,也在静默中抚平了内心的泛滥。 23.09.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