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的味道

“爸,明晚帮我煮稀饭以及煎两粒蛋,可以吗?”

在外吃得实在有点腻了,忽然好想吃一顿家常便饭,昨晚便厚着脸皮开口问老爸。

“好啊!只要蛋吗?要不也来点小菜?”老爸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而且还添了一句:“你要的话,我每天煮给你吃都行。”

“别了,爸。明晚就好。”赶紧回复老爸,身为孩子的我,不只不弄饭给父母吃,还要麻烦他们,对于自己的要求有点心虚。

今天下班回到家,老爸的声音在我踏入门的那一刻便响起了:“饭煮好了,赶紧去吃吧。”

“嗯……”一声“谢谢爸”也没有,笔直地走入我的房间换衣,可心里却着实清楚自己的愧疚,可要再说谢谢又显得有些造作以及虚假了。

更衣后来到厨房,果然一小锅热腾腾的稀饭还有我最喜欢的洋葱煎蛋已经在等着我了,餐桌上还有一小碟的高丽菜。望着两菜一饭,脑海里冒起两鬓斑白的老爸带着一份真诚的爱,为他最爱的孩子煮饭煎蛋的一幕,心里五味杂成,有感恩,有愧疚,有温馨,也有心疼,情不自禁地就想把那家常便饭捕捉在记忆里,将自己的心境记录下来。

一如既往地一个人默默地吃饭,这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从不知何时就已经开始了。

屋子里显得格外冷清,爸妈在客厅里无言以对,母亲对着重播了无数次的电视节目喃喃自语,父亲带着耳机在他那小小的屏幕上不知是在听歌还是看视频,还是两者兼有。

老爸带上耳机因为他已经受不了妈妈的那些自言自语,尤其是那些与节目无关的话语。但是,他仍然无微不至地照顾母亲的日常生活,这是我最感到骄傲与欣慰的其中一件事。

老爸的厨艺并没有退步,他的煎蛋仍然是我嘴里的美味,只是老爸惯了油腻的食物,因此放煎蛋的小碟子总是流满了油脂,而且老爸的信念永远是宁多勿缺,每次煮的分量都有剩余的。有时候,我会尽量地把食物都扫得干干净净,有时却是真的无法在咽下了。

父亲的厨艺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被生活被孩子训练出来的。在妈妈“没有顾家”的那段日子,都是爸爸在弄晚餐给一家几口用餐,而且还是爸把家里打扫得一干二净。可想而知,爸是几经艰辛才熬到了今天。

当我们三姐弟成家立室后,爸爸更是不辞辛劳地在每个周末下厨弄饭给我们以及孩子们吃(这时,妈妈也开始弄饭了),可我们没有真正的体会他老人家的心意,时常埋怨老爸煮的太油腻,煮的太多浪费食物,导致偶尔发生不愉快的团聚。

爸爸有他的信念,也有他的坚持,这一些些都是他在那许多年来累积下来的观念,但说到来还不都是为了让孩子们以及孙子们能够好好地共享一份晚餐。

我知道爸爸很孤独,很寂寞。他曾经对我说过一些话,让我鼻子一酸,不知所措,禁不住的对他有些怜惜,可是自己又是一个不懂得如何与人沟通的人,只能默默地承受心里的愧疚与感动。我想,我们不管如何对待老爸,如何服侍,都无法回报他这些年来对我们的恩宠,尤其是对我的恩宠。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菜一饭,我吃得津津有味。那不是饭菜的味道,而是一份恬淡的亲情的味道……

25.09.2019

林顺源

6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to MT Cancel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