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我看不到实相

甲方女:“对不起,我不爱你……”

乙方男:“这……怎么可能?我俩不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说不爱了,要分手呢?”

甲方女:“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不爱就是不爱……”

乙方男:”……“

像此类的对话与情景,在男女之间时常都会发生的,以常理推测,或许女方有了新的情人,或许女方忍受不了男方的某些缺点,或许是双方都尝试过互相包容而无法做到,或许……

有许多或许,但有一些或许是许多人(不知道会不会是每个人)都不会往那方面想的,那就是一份无可奈何的或许,一份真爱的或许,一份无人能懂的或许,那就是或许女方得了不治之症,不想拖累男方,也或许为了激励男方去闯他向往的世界,忍痛割爱,也或许男方的包袱太重,女方只想减轻男方的负担。

人,看东西,看事情,都只往坏的方面去想,没想过女方其实是带着无比的心痛转身离去。

而人通常只会往坏的方面想,是因为人人从小都是被这样教导的。

一直以来,我懂得不可听信别人的是非,但是仍然毫无预防地陷入其中,尤其当是非出于身边好友的口中,我很容易地轻信其言。

殊不知其实我没有看到实相,而实相往往与我所以为懂得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今天重读Steve Hagen的”Buddhism – Plain and Simple”,读到了那么一段,忍不住把它记载在我的笔记里:

“A Buddha recognises that anything put into speech is never completely reliable. Whatever someone says to you about another person is skewed from the start. It comes through their filter, their likes and dislikes, their education, their ambition, and the learnings of their own mind.”

这个世界是美丽的,这个世界是多姿多彩的,这个世界是五花八门的,这个世界是五光十色的,但是这个社会是扭曲的。

所有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有多少实相在内?尤其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人人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去看待每一件事,再以自己的利益去诠释,然后散播自己的观点。

结果,实相被深深的埋葬了。

最近,与一好友讨论起香港的问题,闹得有点不欢而散,让我上了一堂很重要的课,再加上以上所读到的段落,我很庆幸我在适当的时候选择了闭口不语。

我从来不追看新闻,所有的时事我真的一概不知(关于香港的事件也是道听途说的)。

许多朋友与同事知道这一点后,对于我的不理时事很惊讶,仿佛我是一个外星人,对这个社会毫不关心。

记得我和一个朋友有过那么一次很有趣的对答:

我:“我从不看新闻。”

她(很惊讶):“那么世界发生什么事你都不知道咯?”

我:“是啊!有什么好知道的?那么多负面讯息,而且都与我无关。”

她:“那至少也得知道哪里有灾情,哪里发生政治问题,哪里有恐怖袭击,哪里有政乱等等等等啊?”

我:“哦……那我知道要来干嘛?我又帮不上忙……那你知道某某地方发生了地震,你又干了什么?你又做出了什么贡献?”

她(很无奈,也有点生气):“但你要出国,也总得知道你要去的国度是否安全吧?”

我(笑了笑):“我不必看新闻啊!因为有太多像你这样的人会告诉我什么地方可去,什么地方不可去啊!”

她真的拿我没有办法!

事实上,我从少年就觉得这个世界太大,许多地方发生的事情真的事不关己,己不操心,即便是灾难情报,对于我来说,除了难过与怜悯,我什么也不能做。而更多的都是政治与是非,战争与罪恶,负面讯息高达百分之七八十。

在职场上混了一些年,开始明白了什么叫做尔虞我诈,见风使舵,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人人都顺着时势而说出对自己有利的话,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行为。

后来慢慢怀疑媒体上的报导,究竟有多少是真相,有多少是被蒙上了一层层的虚假,那些想要让世人看到的假象。

记得在自修的课本或体裁里读过,不要羡慕脸书上或社交平台上的许许多多风光,很多人都只是在晒自己的光辉与灿烂,有谁愿意把家丑外扬?

所以我们在网络上,在媒体上所看到的,听到的,有多少是实相呢?

我和那位好友讨论起香港的问题,其实我是没有立场的,或更直白的说,我没有支持任何一方,也没有觉得哪方是对是错,毕竟真的与我无关。

我只是担心好友被不是实相的实相蒙蔽了她的心,造成心里的恨,心里的痛。可她却觉得我不是当事人,根本不知道香港人的痛苦。

我承认,也没有怪她,更做适当的自我反省。

中共也好,市民也罢,我只是觉得情势弄得生灵涂炭,太多无辜的人受伤害了。

反省后,我不禁扪心自问,我是否也成了没有根据而空口说白话的人?毕竟我完完全全的是个局外人,而我又是不是被我自己所见所闻而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实相呢?

正巧今天读了以上的那段落,让我更加的怀疑自己对好友说的话,是不是也陷入了我自己的无知观点,我的背景,以及我这些年来所学会的点点滴滴呢?

事实上,我的观点也不是中立的。

于是,我对自己说:“说了,收不回来了,不管我是不是出于好意,出于爱心,我决定从今以后,只字不提了。”

我也告诉自己,一定要时时警惕自己,实相并不是实相,不要全信,因为我永远看不到实相。因此今天,我终于都把自己录制的视频发给好友了,我想对她说:不管我所见到的,亲耳所闻的是什么,我不再下判断了。

有人会说,什么都怀疑,会不会活得很累?

我想说的是:什么都信,那就不会累吗?我不会怀疑,但也不全信,那样是不是很矛盾呢?

一笑……

02.12.2019

林顺源

1 Comment »

  1. Francis, 請不要放上心, 是真的,任何一個地方的問題也很複雜, 當然包括香港, 作為香港人,大家視高當然有所不同, 大家的經歷不同,大家的切膚之痛不同⋯ 當你說出你的視角的時候,我只想告訴你,你看不到的地方⋯ 但我明白的,我看到的也未必是實相,但我無法不被當下所牽動,我還是有立場。不極端但也要分黑白。
    若干年後⋯ 我這一代香港人死了, 這些曾經的視角已經不再重要, 但在我這一代人, 當下, 我痛,我憂 ,我悲,但我仍然存希望。 同時我明白世界定律的,如在同一屋苑下,鄰居是無法理解隔壁家庭的種種情感,傷痛或歡樂。但多謝另一道路的你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