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聆听

武汉肺炎的疫情传的沸沸扬扬,到处都在谈论着这个话题,但说话的人心里究竟存在着慈悲,担忧,惶恐还是诋毁呢?

每个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这句话想是没有人会否定的。

但是,我们的言行举止是否都在珍惜着自己的生命,那就众说纷纭了。

从各种宗教以及灵性学的观点看,珍惜生命不外乎活在当下,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够做到呢?

说白了,我们珍惜的不是生命,而是害怕失去一切,害怕死亡带来的未知数,因为人们每天都活在悲伤与担忧所带来的不安里。

为了了解武汉肺炎疫情的发展,免不了在网络追踪新闻,这两天却看见三则令我慨叹的新闻。

第一则新闻是关于一名骑着电动车在人行道上奔驰的男人,因为行人没有让路而把对方给打得头破血流。

第二则是关于一名男子因为咖啡未喝完便被咖啡店的一名女员工收了回去而与对方大打出手。

这两则新闻让我感到无奈,许多人在生活中挣扎着,大陆人甚至是与病毒和中共抵抗,生死未卜,新加坡人却为了一条路,一杯咖啡,互相伤害着,多么可悲啊!

第三则是关于一组女子团By2大量收购了许多口罩的新闻,她们的意图是为了把口罩运到中国去救济武汉肺炎的灾民,却被本地人民怒骂,数说她们自私自利之心,使本地人买不到口罩。

这是非之间实在难以说清,究竟本地人真的那么需要那么“多”口罩吗?

当疫情的严重性传开以后,新加坡出现了“群龙共舞”的现象,每家超市与药铺都出现长长的人龙,口罩一夜之间被人民一扫而空,人人活在恐惧之中,却又不愿承认自己的怯懦,把一切错误都归咎于政府办事不力,以至于口罩缺货。

最近与几个同事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闲聊,偶尔都会牵扯到一些耐人寻味的话题,从武汉肺炎谈到公司政治,再从日常生活聊到为下一代留下遗嘱,让我看到了人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有些人甚至想的太多,庸人自扰之。

但这也不能怪谁,毕竟生活在当今社会,我们担忧与顾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

YouTube里关于武汉肺炎的新闻多不胜数,更传播着许多不同的流言,究竟谁对谁错,究竟疫情背后是否存在着什么阴谋诡计,完全无法摸清。

每看完一段视频或新闻,我都会读观众留下的评论,无非都是一些怒骂着中共,世界卫生组织,甚至于自己本国政府的办事不得力,无法将疫情控制,祝福语并不是很多。

望着新加坡新闻频道的众多评论,除了摇头叹息,实在是让我感到可笑,原来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聪明的人了,尤其是躲在屏幕背后的网民,仿佛拥有先见之明,最好是让他们来当政府领导吧。

自从抗疫警戒水平从黄色升级到橙色后,新加坡居民争先恐后地抢购白米,快熟面以及卫生纸等日用品,超市里摆货的架子都囊空如洗,让人瞠目结舌,也许会成为当今社会的一种笑话。

我仍然保持着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心态去看待事件的发生,因为在病毒还没来到我的身边之前,我真的无法预知我会做出何许动作。

此刻我想做的就是默默地为患病者祈祷,希望他们能够战胜病毒,也为未患病者祈祷,希望病毒远远离去。

许多人在怒骂那些在武汉封城之前便逃离的武汉居民,怨恨他们自私自利,不顾大众的安危,只顾自身的利益。但这不正是这个时代的根本思想吗?

若是换位思考,如果我们身在武汉,是否也会做出同样的行为呢?还是会乖乖的待在病毒四溢的城市,把自己陷在水深火热之中呢?

我们习惯于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他人,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行为。其实一切世间法的发生都有它存在的道理,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生,有此必有彼。

旁观者永远都是旁观者,说的容易,因为不是自己亲身经历,便大言不惭地数落别人,没想过那些人也同样是人,也有他们的害怕。看着武汉凄凉的街道,真的很难想象当地人经历的是什么样的梦魇。

我们可曾想过身处在疫情漫延的地区里的那种心情?我们可曾想过一个国家的领导承受的又是什么样的压力?他们做的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会被人民批评。

武汉的疫情并没有让人更加觉醒与感恩,感恩自己不在疫区范围里,感恩自己仍然健在,因为大家都在害怕。肺炎的蔓延让我们看见人们心里的恐慌,也看见了多少人的无知与自大。

患病者害怕死去,未患病者害怕染上病毒,于是,恐惧都写在脸上,刻在心里,片刻不得安宁。或许我们说的太多,听的太少。或许此刻人们最需要做的是静观其变,把心静下来,默默地给予所有与病毒抗争的患病者,医护人员,以及采取措施的政府部门最真诚的祝福与支持。

——

写着写着,突然想起自己也经常埋怨公司的治理方式,那么我与上述的网民有何不同呢?如果我真的有本事的话,那么就让我当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吧,看我是不是能够把公司搞得更好!

想想还是管好自己的内心吧,写着自己的心语,画着不怎么像的图画,让自己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聆听自己内心的那把声音,究竟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

我很喜欢网友静儿的这张照片,仿佛是把耳朵贴在墙上聆听什么。除了她的清秀美丽之外,我看见了一份恬静的心灵。于是,我忍不住把这一张照片画了下来,尽管画得不像,但我从中也获得了一丝丝的宁静,在一笔一划之间流露于指尖……

让我们静静地聆听心里的那把声音,总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而发现其实我们的许多担忧都是因为拥有了太多,无法放下而造成的惶恐不安。

我希望做到以无所得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如果我不幸也染上了病毒,甚至是不治,我真的希望能够很洒脱地对大家说:没事,如果真的走了,也只不过是放下了一副空壳,我会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再度以另一种方式生存……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新加坡加油,全世界加油!

09.02.2020

林顺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