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了

凉风习习。

开始吹北风了,天气也开始转凉了。

偶尔会喜欢这样的季节,让绵绵细雨淋湿这个热腾腾的城市,让烦躁的心得到一丝丝清凉的安抚。

记得2017年那一年,开始学习静坐冥想,练习了一段日子后,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也感觉许多事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那段日子,经常去公园静坐,与天地为伍,与自然相伴,在鸟语里静静地闭目冥想,感觉心胸宽敞了许多。

可是,自2019年初发生了一件事之后,给了我新的人生考验。

在同一年,与好友决裂,而后又发现妈妈患上了痴呆症,记忆一天比一天差,一颗心开始凉了。

然后2020年换了上司,在工作上有了新的挑战,接着便是新冠状病毒的侵略,搞得世界各地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这许多我无法控制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在心理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影响,我的心再也无法找回当初的平静了。

我的一天充满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就像一只困在鸟笼里的囚鸟的心情一般,或是暴躁,或是嫉妒,或是失望,或是愤怒,再也无法克制。

记得几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在家上班,带着耳机开着会,与同事聊着项目题材,眼角忽然发现母亲就站在身旁,便按了噤声,转过头去面对着她。

只见母亲写满岁月痕迹的双手捧着铅笔盒,缓慢地对着我说道:“我要出去买东西给”阿弟“”。

我望着她那皱褶的脸,一阵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原来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不知道我是她的谁了,因为我的小名就是“阿弟”。

又有好几次在半夜,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有人轻轻推着我的肩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却是母亲提着她的小抱枕望着我,说她要去普明寺看外婆。

本来就有点疲累的我,被母亲吵醒,一时无明火起,忘了母亲其实早已分不清白昼黑夜,忍不住对她怒斥,怨她在半夜三更弄得女佣和我都没得好睡。

把她“赶”上床之后,看见女佣疲乏的眼神,心里又再次充满了无奈与愧疚,便带着泪光卷入我的被窝里。

我知道其实我气的不是母亲,而是自己那份无法控制的愤怒,以及那份无助,一颗心也凉了一半。

从小到大,在电影里或是电视上都曾看过一些老人痴呆症的故事,看到那些照顾低智者的主角,往往都能赚人热泪,但那也只是感动,却从来不知道当中的无奈与难过是多么的煎熬。

如今自己身历其境,才知道有些心情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

自从母亲患上所谓的老人痴呆症之后,总有一份愧疚在我心里深处隐藏,觉得母亲今天的状态都是拜我所赐。

除了在两三个好友知己面前之外,我从来就比较沉默寡言,尤其是人太多的时候。

我和姐弟父母也极少聊天,总感觉话不投机,就算在我的爱人面前,也多数是对方在说话,我在听。

若不是母亲跟着我住,无人与她说话聊天,也许她今天就会记忆清醒,活得自在。

……

这两年来,工作上也并没有很好过,上司与同事偶尔都得让我操心。

不是觉得自己很强,只是凭着这些年来所得的经验,懂得了做事要用心去做,而不能马马虎虎,想要混水摸鱼,草草了事。

看见他们的办事态度,上司如是,同事也如是,心真的可说是凉了半截。

有时候真的很想让他们自生自灭,省得我时时因为他们的态度而发怒,闹得自己也不开心。

俗话说得好:不要拿他人的错误与愚蠢惩罚自己,反正他们每一个人的前途都与我无关。

我的人际关系越来越差,心情也越来越不好,总是在无意间暴露出我的不满,偶尔事后想起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执著,为何就不能带着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去看待所有发生的一切呢,或是把心放宽,多一点包容呢?

今天再次提起铅笔画画,只是为了在无聊的空挡里寻找一丝安宁,让所有的嫉妒、愤怒、不满,甚至是牵挂、思念等等都抛诸脑后。

从此以后,我只想用心善待自己,再也不想去讨好任何一个人了,哪怕是我心所爱。

该远离的人我不会靠近,该珍惜的缘分我会格外珍惜,其余的,就让那颗心继续凉下去吧……

08.11.2021

林顺源

8 Comments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