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按摩师对我的要求

她是我曾经惯常光顾的按摩师。 2013年2月,她离开了这里回国去。 从此以后,我们便没有再见过面了。 然而,我们曾经友好的感情在岁月中并没有消逝,当然也没有更进一步。 我们只是偶尔在微信里聊聊,但也不过是聊上几句,不会太久。 可是前一次的聊天与后一次的聊天之间却可以长达一年,甚或是两、三年。 而在这期间,她也算是在生死之间徘徊过。 从一个美丽的长发女郎变成一个秃头的病患,到现在又是长发飘飘,这当中她可算是尝尽了酸甜苦辣咸。 昨夜,忽然收到她的短信,聊了几句,也聊起我们之间相识相知的过程,想起我们已有8年不曾见面了,免不了感叹岁月飞快的流逝。 有道是千里有缘来相会,两个不同国度的人,在这个热带小岛遇见了,还成了红/蓝颜知己,真的无法不相信缘分的奇妙。 聊了几句后,我对她说:其实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对我也从来没有要求。 没想到她的回复竟然是:有要求。 我错愕了一下,心里想着:有吗? 然后她打出了几句话: 要求你好好的。 要求你健健康康的。 要求你天天快快乐乐的。 要求你偶尔想起我。 四句话,分成四次发送过来。 除了”愣“了一下,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我真的没有想过她会打出这四句话来。 原来她所说的要求不是昔日交往时曾对我的要求,而是昨夜那一时,那一刻给予我最真诚的祝福。 我的回复也算是很亲切:傻瓜,我哪会忘记你? 是的,这也是我的真心话,我怎么会把她忘了呢? 今天,在Facebook上看到几句话,很喜欢,便把图片收藏了起来。 上面写着:我们不必活在别人的期待里,也不必为成那个完美的人。我们只要成为自己就够了。不必讨好,不必虚伪,我就是我,喜不喜欢随便你。 真的,我就是我,不必讨好任何人,不必虚与委蛇,读懂我的人、信任我的人都会知道即便我有许多缺点与过失,我的心底深处,隐藏着一颗柔软真诚的心。 我的按摩师她知道,所以她对我有最感动的要求。 而我,也会尽量为她做到: 好好的。 健健康康的。 天天快快乐乐。 时常想起她,而不是偶尔。 26.04.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牵妈妈的手

这是我和妈妈的手…… 一瞬间,已是2021年的3月了。 时光带走了所有的往事,也带走了所有的喜怒哀乐,留下的只是岁月扫过的痕迹。 小孩渐渐长大,青年渐渐成熟,成人渐渐老去,还在的在,该走的也走了。 冠状病毒仍在肆虐,但人们已经渐渐习惯了与它并存,提防的心逐渐松懈。 于是街上、餐馆、咖啡店、商场等等等等,开始了热闹起来。 不知何时开始,每每和妈妈走在街上,不管是带着她到组屋楼下散步, 是带她到姐姐家坐坐,还是把她送到仁慈医院日间护理院,我都会牵着妈妈的手。 而妈妈从来没有婉拒,也不会紧紧握着我的手,只是静静地让我牵着。 偶尔当我的手轻轻甩开,妈妈也会很自然地松开手,不言不语。 已经忘了妈妈是在我几岁的时候不再牵着我的手了。 究竟是我放开了她的手,还是妈妈认为我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她牵手了。 也忘了妈妈是如何放开手让我独自去过我的生活,对我的事从来不曾过问,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这个任性的孩子体验人生的点点滴滴。 牵过了无数人的手,陌生人的手,亲人的手,孩子的手,父母的手,情人的手,而每一次的牵手,都是一份爱与关心所引起的举动。 牵手,传递的是关怀、温暖,是安全感、也是爱。 有人说人生是一趟不能回头的旅程,我无法否认。 但此刻的我却在妈妈的一生里看见了人生是一趟不断循坏的行程。 从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到空手归入尘土,是一种循坏。 从人生酸甜苦辣咸的体验,都是不断地循环着。 从出生被照顾到双亲渐渐老去而需要我们去照顾,是一种循环。 从不懂事到饱受人生经历所得的知识/智慧/,到后来记忆渐渐衰退,如今的妈妈又回到了“不懂”的状态,也是一种循环。 想起小时候,父母牵着我们的手,长大后,我们牵着情人的手,然后是自己孩子的手,而如今,再度牵着妈妈的手,何尝不也是一种循环。 感慨…… 牵手不过是形体上的一种行为, 而放手是一种父母对孩子的尊重,因为他们知道我们都是爱面子的,不想让世界觉得自己是一个依靠他们的孩子。 我相信妈妈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放过手。 在她心里面,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现实生活中她是放开了手,可在心里她却一直默默地把孩子们牵在心里。 只是如今的她,不能选择牵手还是放手了,因为她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所以我只能担任起这个牵着她手的孩子。 我知道,我能够牵着妈妈的手的时日已经所剩不多了,也开始了学着作好心里准备,慢慢地放下…… 13.03.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岁末心语

即将岁末。 时光再荏苒,总会留下点滴的足迹在脑海里,尤其是较为深刻的记忆。 今年是一个异常特别的一年,是我有记忆以来待在家里最多的一年。 记得近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非典疫情曾引起世界的战战兢兢,却也没有象今年冠状疫情那么让人心有余悸。 至少我不记得新加坡有“封城”的经历,也没有尝试过在家上班的体验。 当冠状疫情在中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人们带着心痛与惊愕追逐着武汉的消息,没想到后来,病菌从大陆扩展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都逃不了这一场瘟疫。 于是,一些国家跟随着中国实施封城计划,包括新加坡在内。 于是,新加坡人都似乎被软禁在家里,足足两个月才逐渐放开。 然而,时至今日,病菌仍然存在,口罩成为了出门的必需品。 其实,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疫情,总觉得会来的总会来,再怎么防范都无补于事。 当然,仍然免不了会较为小心,却不曾感到惶恐。 星期天的下午,足足干了五个小时的家务。 说是五个小时有点太夸了,其实真正干活的时间也不过是两个小时多,更在休息当中怂恿母亲与我一起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舞来,逗得这个得了失智症的母亲咯咯大笑, 望着母亲脸上岁月留下的条纹随着她的笑容蠕蠕而动,我自己都被感动了。 今天我丢掉了许多许多这些年来都没有碰过的“杂物”,感觉整个橱柜有点“焕然一新”,很是满足。 真的难以想象当初自己怎么会买了那么多废物储存在家里,任其积满了灰尘。 曾经看过也读过关于断、舍、离的视频与书籍,很向往那种极简主义的风格,仿佛生活不会被太多的人、事、物所负累。 但我知道自己在物质上的欲念仍然极强,想要抵达极简主义,是一段很遥远的旅程。 其实真正需要打扫的应该是累积在心里许多不必要的东西。 今年的事业并不是很顺利,除了时时与人争辩之外,一些项目也并没有顺利地完成,在这一方面对自己有点颇为不满。 然而,在另一个工作领域,我却享受着与他人分享我的经验与知识的乐趣,更从中获得了某些人的认可。 小我的那颗虚荣心也算是得到了无尽的满足。 十二月的天气让人感觉清爽,只是暴风雨来得太频繁了。 暴风雨似乎每日如期而至,把这个花园城市淋得湿漉漉的。 湿漉漉的街道,湿漉漉的公园,湿漉漉的游乐场,偶尔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帘,还会挑起湿漉漉的心情。 十二月的北风从来不曾让我失望过。 喜欢凉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仿佛清风在为我拂去所有不必要也不想要的思绪。 只是当气温降到摄氏二十四至二十六度,住在二十七楼的我,会忽然间被那一阵阵席卷而至的北风吹得瑟瑟发抖。 江晓小妹那天在三人组的“好命一族”群里发来消息,通知我们她又当实习生了,更说想念我们。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渗入心里的是满满的温暖。 那份温暖在这冰凉的气候里显得格外珍贵。 感恩于人间有温情。 记得远在西方的挚友曾对我说她要回家了,回到东方来。 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回到台湾了。 很挂念她,可是每每打开电脑想要给她写封信,却不知从何说起,从何落笔,唯有在心里默默地给她祝福。 还有已经三年没有见面的晓晓,也不再与她联系,只是偶尔看见她在我的博客留下点滴的足迹,倍感温馨。 最近又开始看一禅小和尚的视频了。 很喜欢这个小和尚,更喜欢他与师父的对话,每每让我深省。 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去探讨与斟酌这些浅显却又难以实行的真理了。 明年究竟会是怎样的一年,不曾想过,也不敢去想。 这个世界的一切真的太难以捉摸,只好带着一颗“随缘”的心继续上路。 知足是乐——一直没有忘记一句佛界里的名言:我快乐并不是我拥有的多,而是我计较的少。 纵观当今社会,人们计较得太多了,因此每个人看似很富足,其实日常生活里都看得出许多人的担惊受怕,害怕无法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生存。 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么纯真,那么无邪,我想大家都会更快乐一些。 如果我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样闭着双眼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那一刻的快乐,我想我的嘴角也会掀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27.12.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执子之手 / Holding one’s hand

2020年11月3日。 仍然是半晴半阴的一天。 请假的第二天,我决定更从容地度过这一天。 一如既往的在早晨靠近5时便醒了过来,然后摸黑爬下床,盘起双腿,开始静坐。 20分钟似慢实快地就这样过去了,也不知道在静坐里是否获得了些许心里的宁静。 这边东一拉,那边西一扯,从容不迫地把时间消耗掉,才轻装上路来到了四马路的观音堂。 由于疫情仍在持续,公众场所都尽量限制人群的结合,尤其是善男信女最喜欢的祈愿福地。 望着长长的人龙,选择了在观音堂门口诚恳地为亲朋戚友祈愿,便来到了森林大厦随处走走,浏览浏览。 基本上什么都不缺的我,当让是空手进入,再空手而出。 跟着便来到奥奇商场,又再里边逛了一圈,这次可还有收获,买了几件底裤,三双袜子以及一个腰袋,才搭上一個小時多的车程回家。 一路上无事,就只是听着歌,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飞快的倒退,忘了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 灵性书籍上总是说,一个人要得到心里的平静,就一定要找一个可以专注的嗜好来做。在那种情况下,当精神得以专注,无形中,红尘中的纷纷扰扰都会随之而去。 除了静坐之外,对于我来说,画画就是另一种平心静气的活动了。 于是,回到家后便打开了我的画纸,铅笔盒,以及网络上看到的一张图片,开始了画画。 练习真的可以让一个人进步的,想以前的自己想要画一张图,总是有点忐忑,害怕画出来的东西无法见人。 然而今天的我,偶尔可以不画格子,也可以画出一张还可以见人的图片。 灵性书籍也时常说,人在睡前醒后,最不应该做的就有几件事,譬如刷社交平台,或是打开电视听/看新闻,因为这些平台与新闻,有太多太多的负面讯息了,导致人们的心里无法得到些许的安宁。 缘由于此,今天刻意找了比较温馨的图片作为我的最新作品。 这几天想着红尘的烦恼以及社会的龌龊,是时候把视线转移,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世界,提醒自己只要有爱,温情不失。 那是一个男人与女人牵手的图片,很温馨,很亲切,有一份执子之手,与子同老的温情。 恰巧部门里的同事刚刚结婚,于是便把这个作品,附上她俩的名字,发了给她,祝福她俩可以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人间仍有温情,虽然不属于我,但能够看见身边的人过得幸福,想起自己的亲朋戚友安然无恙,以及自己的挚爱过着美满快乐的日子,心足矣。 一直都知道,放下这两个字说来容易,做来难,极少人能够在一夜之间就彻底的放下多年牢牢捉住不放的执念。 我也不例外。 继续上路,继续一个人走,继续放下,继续向往达到一切皆空的境界。 03.11.2020 03 November 2020. It was my second day of leave. And I decided to take a slower pace today. Waking up at around 5 am in the morning as usual, I began to meditate […]

Read More →

谈情说爱

昨天早晨,抽出了好友的孩子的照片,开始了画画。 难得有一张那么清晰又贴近的照片,只想认真地画,细心地画,用爱心去画,然后赠送给好友。 结果虽然不错,仍然无法满足我那渴望十全十美的心。 午饭后,忽然兴之所至,想要画一张描述“伸出援手”的画面,缘由最近倾听了一些同事的心声,更想起了在远方的最好的朋友,因而心里面浮现了一句话:在你陷入低潮的时候,我愿意伸出我的手来拉你一把。 左思右想,在网络选了一张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的图片。 原本的思路不过是小爱,是关于伸出援手帮助朋友的构思,也有愿意牵着你的手一生守护某某人的意念,可是画着画着,忽然就仿佛看到了双手握着的空间隐藏着无数的可能性,尤其是包含着世间无数不同的爱。 譬如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双亲的爱、伴侣之间的情爱、朋友之间的友爱、同事之间的友善、人对宠物的宠爱,也有圣人、智者对众生的慈爱,到后来,我看到的是自己的一只手,牵着内心里那个仍然受创的小孩的另一只手,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关爱。 英语通俗有一句话:give yourself a pat on the shoulder,意味着表扬自己的成就,自己的努力,以及自己所做对的一切。 这是一种自爱的表现。 俗话说,爱是世界上最大的能量。 爱,可以使人变得更加坚强、更勇敢,也可以让人的心失去平衡; 爱,可以把世界变得更温暖,也可以让人陷入无底深渊。 爱所能够带给我们的力量,毋庸置疑。 而所有的负面倾向并不是爱的错,而是一个人对于爱的理解与诠释,导致为了追求所爱,或是得不到所爱而走偏了方向。 话说回来,人的一生经历,总有起起落落,难免偶尔会陷入或大或小的坑,或多或少都曾经需要某某人伸出援手拉自己一把。 这张图片的初心,就是想要表达这种伸出援手的爱,援助陷入痛苦或迷惘的人走出阴霾的世界。 中国同事福梅小妹在邮件里对我说,基本上北京人2020年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而她前些日子都是把自己关在家里,24小时盯着电脑,吃的都是快递送到小区门口,感觉自己的失重,迷失了自己。 这不仅是小妹一个人(或中国人)所经历的,而是世界各地许多民族都在经历的。 新加坡何尝不也如此被迫“关在”家里两个月? 我想这是新冠状病毒所带给人们的一种考验,也是上天给了众生一次待在家里思考的机会,不再让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所阻挠,而慢慢去认识自己,爱自己。 但,有多少人借此机缘去思考呢?反而在“重重危机”下,仍然很自私地把责任推到病毒的原始,政府“失败”的政策,公司缩减消费的措施。 哪有人认真地惜缘、惜福甚至学会更加地了解或爱自己? 说到爱,若是连自己都不能爱自己,那么爱别人又从何说起? 无独有偶,周六晚上就在YouTube上看到了《有请老梁》说《大话西游》的前世今生,聊的是关于孙悟空在大话西游里对紫霞仙子那份无奈的爱,以及《西游降魔篇》唐僧对驱魔人那份隐藏在内心的爱。 当然,这两部戏的结局是一样的,就是两个人明明深爱着,但偏偏就是因为种种因缘而无法在一起,甚至是阴阳相隔。 看了《大话西游》与《降魔篇》好几遍了,尤其是《大话西游》,年轻时看着觉得很搞笑,也很有创意,但就是没看懂整个故事想要传递的信息,而且那500年前与500百年后的前后颠倒,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两年来,曾看过一些关于解读《大话西游》的视频,才恍然懂了一点点故事真正的含义。 《降魔篇》对于我来说比较容易看懂,就是唐僧一直爱着驱魔人,可又偏偏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的感情,或者说他有更大的使命,就是希望能够度化众生,不愿意去接触小爱。 两部戏,说的都是爱所带给世人的痛苦,在生离死别之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流再多的泪,还有不论如何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还是将对方紧紧抱着,仍然无法改变命运的残酷。 《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紧握着已经过世的紫霞仙子的手,头上的紧箍咒因为孙悟空的情欲所牵动而慢慢缩紧,使孙悟空不得不放开紫霞仙子的手,那个场面曾经触动了内心,隐隐觉得那份不舍是多么的痛彻心扉,放手却又是那么的无奈。 同样的,唐僧望着驱魔人被猴妖(也即是孙悟空)临空震得化成烟灰,那份再也看不到,摸不着的心痛,是如何锥心。 所以佛说世间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爱别离就是其中一种最无奈的痛苦。 到后来,不论是孙悟空还是唐僧,他们终于都把尘心放下,把爱提升到无私的博爱,经历风风雨雨,到西边取经,只为了能够帮助众生了解人生的真相,世间的无常,以及缘生万法生,缘灭万法灭的真理。 这真的是值得深思的。 上个周六与丽华用午餐,无意间聊到了佛法以及修心。 我们不说修行,因为我们知道尘心仍在,欲望仍在,无法说是修行。 但至少我们可以修心,至少可以减少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的迷恋, 知道丽华开始修心,我很是高兴。 我知道她一定可以从《心经》里获得许多好处,尽管无法完全通透地理解整部《心经》,但只要懂得“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这句话的真意,就已经获益匪浅。 昨天,在我画到最后的那一刻,看见的是自己牵着内心里小孩的手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把另一个人从深渊里拉出来,终究还是得靠一个人内心对自己的爱,从而获得勇气继续在红尘中缓缓行走。 当我伸出援手的时候,我不过只是借一双耳朵去聆听,用一颗诚挚的心去领会,再用一颗慈悲关怀的心去引领另一个人去爱自己,才能真正的获得解脱。 要爱自己,才懂得如何把这份爱提升到慈悲的境界,才懂得真正的如何去爱别人,才能够帮助他人…… 19.07.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无言的牵挂

2019年11月10日,星期日晚上。 大前天,晓晓突然发了一张照片给我,要我给予评价。我回了一声“好”,无意间让她感到喜悦。后来与她聊了一会儿,知道她很不开心,想要安慰她却不知如何措词,毕竟我不是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为她祈愿,愿她平安幸福,因为我知道她也时时挂念着我。 昨天,忽然想起曾经友好的按摩师海凤,便给她发了微信短信,没想到很快便收到她的回复。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眨眼间她回国也有六年了。还记得在她离开的那一天,我俩都依依不舍,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一声再见或许就是再也不能见了。昨天聊天的时候,提起彼此的互相牵挂,心里感觉颇温馨的。至少我知道远在北方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总在默默地给我祝福。 打开邮箱,欣蓉的邮件跌入眼帘,一股温情涌上心头,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个超凡脱俗的大姑娘在我心里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因为她身在最先进的国度,却是从来不用手机,起初真的难以想象。在现代化的社会,手机似乎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她却远而避之。 欣蓉的信,总是充满无尽的关爱与感动,读着读着都会让一份淡淡的爱洋溢在心坎里,非常受用。 三个女子,与我相隔何止千千万万里,却始终挂念着我,由此可见,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尤其是晓晓和欣蓉都是网络相识的,一直都只是透过方块文字来沟通。 我提醒自己,该知足了。 于是,每当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会静静地想着每一个想念我的人,并请求风把我的祝福播种,让所有人都能够如我一样,获得无言的关怀与牵挂……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