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可贵——再次胡言乱语

阴天。 今天,在网络找了翁美玲饰演黄蓉的俏像,画了起来。 结果画得一点都不像,感觉有些气馁。 在我的心目中,那么多扮演黄蓉的女演员里,翁美玲演得最好,最恰当,也最讨人喜欢,可能是因为先入为主。 只是,那么可爱俏丽的佳人,却在事业处在巅峰的时刻,为情所困,选择了放弃自己的人生,多么可惜。 但,她真的是为情所困吗?还是,另有别因? 曾经因为某件事而与人讨论过“轻生”这一个话题。 当然我们的意见根本无法一致,因为我听出了对方对于轻生者的轻贱,而我却希望能够让对方了解到我们是不可能真正的了解与体会某某人所经历的一切,导致选择自寻短见的道路。 总觉得人来到这个花花世界,尽管尝尽酸甜苦辣咸,对于这个颠簸的人生仍然有所依恋,因此世人都很怕死,害怕从此与这个世界隔离,放不下所有的爱恨情仇,放不下所有的欲念奢望,放不下世间的一切! 许多名人都曾走上这一条不归路,从此与世长辞,让我们感到困惑,象他们这样名利双收,为何还要选择自寻短见呢。 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才会鼓起勇气抛下一切而选择结束自己的人生,罔顾在生的亲人将要承受的痛楚。 也许,他们活得太累了。 自杀,那么可怕的一个词,其实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做得到啊! 试想想,若是一个人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他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吗?当然,也有人真的是为了赌气,为了证明什么,微课逃避什么,甚至是为了惩罚他人而做出这个所谓愚蠢的决定。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提起这个“勇气”去与这个世界告别,只是这些人在那一刻或许真的已经迷失了自己。 因此,我真的希望任何人不要轻易地说一个自杀的人是自私的,是懦夫。 我们根本无法得知那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背后是否也有更多的无奈与不舍。 或许,他的心太累了,殊不知生命是可贵的。 生命的可贵,在于它就是那么起起落落, 一个人如果活得一帆风顺,不曾经历什么痛苦,那么根本就不会明白生命的可贵,也不会懂得珍惜那些美好的人事物。 一个平铺直叙的人生其实是缺乏了色彩的,不知为何而生,为何而死,说白了,一生竟是灰色的。 有好几次,与柔儿一起坐在厨房里用饭,听见母亲在客厅里自言自语念念碎,我很想对柔儿说:以后如果我也象你奶奶一样,得了失智症,请把我送到疗养院去,不必感到愧疚。 记得年轻时我就时常想着这一生不要活得太长,就是希望不要让自己苟活在这个世界,拖累家人。 而今时今日,望着母亲每天茫然的眼神,忘记了什么是时间,忘记了什么是生活,忘记了什么是人生,心里着实心疼,想要帮她都不知道从何开始。 虽然我没有想过自己照顾母亲是一种拖累,或是一项任务,但我不愿意在我老了的时候,或是发病的时候,拖累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知道照顾一个不能照顾自己的人,真的会很累,不只是身累,心更累。 撑得住,固然好,撑不住,不如让那些专业人士来照顾我,岂不是更好?我不会怨任何人,因为我知道心累会让人走向放弃生命的道路。 我希望我的家人,我的至亲,所有爱我的人都能够好好地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感受自己的人生,明了自己生命的真谛。 或许只有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生命,才会懂得生命真正的可贵之处…… 23.08.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累了——胡言乱语

累了。 真的累了。 身累,心也累。 工作累,情感也累。 …… 已经好一段时期了,每天早上醒来左手手掌都会非常僵硬,仿佛血液在雪柜里冰冻了一整夜。 后来,右手手掌也开始了。 仔细观察,竟然发现自己的十指关节处都隐隐发疼,无法使太多的力气。 于是,每天早上静坐完了之后,尽量做一些手掌张开紧握的动作,舒筋活血。 偶尔擦破了皮肤,过了好几个星期仍然无法完全痊愈,不像小时候那样,就算割伤了,没两天皮肤就重生了。 也许有人会说,这就是老了的现象。 可是,我并不认老。 …… 身累还能休息,心累,却只能在静坐中慢慢调养,尽量放下心中的执著。 这些日子来,无形之中,似乎扛下了领导的工作,除了处理自己的项目之外,还要帮我的领导管理与指导其他同事把他们的项目搞好。 有些人,听了,懂了,可就是无法即刻领会,也无法即刻改进,唯有耐心地训练,细心地指导,还好还有一颗愿意学习的心,不至于朽木不可雕也。 有些人,听了,不懂,仍然还要自我辩护,在几经争辩之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建议,明天,重蹈覆辙。 是代沟让我无法真正地理解这些人的难处,有些看似及其简单的逻辑,就偏偏被忽略了。 有时候,真的怀疑是我自己的要求太高,还是我的教导方式错了。 庆幸的是,自己的项目并不多,工作也不那么繁重,总算还可以抽出点时间来管他人的项目。 只是,有些“孺子”不可教,弄得自己偶尔会觉得筋疲力尽,心灰意冷。 …… 日盼夜盼,一直在等着可以让我惊喜的短信,填补心中的那一份挂念,却无意间练就了一份无言的耐心。 有时候,一个人傻傻的站在红绿灯下,等着红人变绿,却见其他路人看见路上空荡荡的,也不顾红人还是绿灯,笔直地往前便走。 难道,他们真的在赶时间吗? 不禁想起,日常生活中总会看见人人急着性子的模样。 不管是等着电梯,还是红绿灯前,一根食指或拇指不停地按着键钮,似乎这样就能够让电梯更快地把门关上,或是红人会在催促下更快的变绿。 记得以前开车,总会遇见许多横冲直撞的车霸在道路上急奔,罔顾他人的安危, 当今这个社会,个个都在匆匆忙忙地瞎忙着,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有类似的景象。 …… 周末,抽了一张中国同事的照片,以及一张曾经拍过的照片,尝试着用铅笔素描,结果还不错,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在自学自习上算是可造之材。 在每一个图画里,我仿佛在等待着某些事的发生,又似乎在为自己的那颗累了的心灵充电。 在陷入忘我的状态中,只想将每一幅画画好…… 17.08.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似水流年

没想到刚要开始敲打第一个字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了梅艳芳的一首《似水流年》,正契合了我的思路。 于是为这篇日记题为《似水流年》,也不管是否贴切。 中午时分,无意间听到陈慧娴的《飘雪》,兴之所至从我的硬碟里挖出许多香港粤语旧金曲,把它们一一的上载到我的苹果手机,于是一整天都沉浸在回忆里。 回忆,尽管有酸甜苦辣,尽管有些是我经历的许多情感上的波折,毕竟象流水一般,船过无痕,再怎么追忆都只是一次曾经。 以前,听着旧歌或许会在心中掀起朵朵涟漪,但如今,学会了接受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必须经历的,坦然面对,不再存在着什么遗憾了。 只是真的感觉到时光荏苒,时不与我。 晚饭后,写了一封邮件给福梅小妹,对她细说我这几年来的一些心得,希望能够让她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她的人生。 这是我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一件事,愿她能够珍惜岁月,不再消耗在无谓的曾经里。 今天是新加坡国庆,是我懂事以来第一次最不同的国庆。 没有战斗机划过天际的怒吼,没有直升机拖着国旗傲视大地,没有仪式,没有吆喝,也没有万人欢腾的场面,一减以往的热闹,而是在疫情的静默中度过。 然而,政府没有忘了让民众有个快乐的5分钟,一如既往的在天空绽放异彩,让火花四溅,照亮了天空。 从27楼的窗口眺望,不远处组屋顶上一朵朵的烟花持续绽放,隐隐还可听见民众的欢呼声, 新加坡独立55周年,岁数并不算长,但在这短短的几十年迅速发展,晋级至first world country,实是不易。 光阴似箭,生命也在稍纵即逝的光阴中悄然度过,可我是否珍惜着每一时每一刻呢? 上个星期,忽然转向不再画人像,想要学如何画逼真的画像。 或许,我曾经认为画人的头像是最艰难的,但经过那天的尝试以后,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用了接近三个小时来素描一个玻璃杯子,仍然无法达到几近乱真的境界。 一直在想,究竟是我的功夫不到,还是铅笔用错了,甚至是纸张也不对呢? 然而我不气馁,不灰心,继续前行,因为这再度让我体会到不论做什么事,干哪个行业,都必须经过无数的努力与付出,才能够进步,想要一步登天,无异于痴心妄想。 其实,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人、事、物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每一个光辉的背后,隐藏着多少艰辛与努力的。 偶尔会有一两个幸运儿或曾侥幸攀上高峰,却因为没有打好基础而在峰顶上走起路来显得踉踉跄跄…… 我庆幸自己这些年来都曾努力过,在基础上也扎得甚稳,今天才得办事顺利。 昨晚,在网络中下载了一张酒杯的图片,再次尝试,愿画得更像,更真。 无独有偶,这两张画都与水有关,我还把昨晚画的画上载到Facebook,名为《水的姿态》。 就这样,我在画画中度过了一些平静的岁月。 唯有如此才能够在平静中放下所有的执着。 唯有如此才能够真正的放下对一个人的牵挂,走出她的世界…… 林顺源 09.08.2020

Read More →

谈情说爱

昨天早晨,抽出了好友的孩子的照片,开始了画画。 难得有一张那么清晰又贴近的照片,只想认真地画,细心地画,用爱心去画,然后赠送给好友。 结果虽然不错,仍然无法满足我那渴望十全十美的心。 午饭后,忽然兴之所至,想要画一张描述“伸出援手”的画面,缘由最近倾听了一些同事的心声,更想起了在远方的最好的朋友,因而心里面浮现了一句话:在你陷入低潮的时候,我愿意伸出我的手来拉你一把。 左思右想,在网络选了一张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的图片。 原本的思路不过是小爱,是关于伸出援手帮助朋友的构思,也有愿意牵着你的手一生守护某某人的意念,可是画着画着,忽然就仿佛看到了双手握着的空间隐藏着无数的可能性,尤其是包含着世间无数不同的爱。 譬如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双亲的爱、伴侣之间的情爱、朋友之间的友爱、同事之间的友善、人对宠物的宠爱,也有圣人、智者对众生的慈爱,到后来,我看到的是自己的一只手,牵着内心里那个仍然受创的小孩的另一只手,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关爱。 英语通俗有一句话:give yourself a pat on the shoulder,意味着表扬自己的成就,自己的努力,以及自己所做对的一切。 这是一种自爱的表现。 俗话说,爱是世界上最大的能量。 爱,可以使人变得更加坚强、更勇敢,也可以让人的心失去平衡; 爱,可以把世界变得更温暖,也可以让人陷入无底深渊。 爱所能够带给我们的力量,毋庸置疑。 而所有的负面倾向并不是爱的错,而是一个人对于爱的理解与诠释,导致为了追求所爱,或是得不到所爱而走偏了方向。 话说回来,人的一生经历,总有起起落落,难免偶尔会陷入或大或小的坑,或多或少都曾经需要某某人伸出援手拉自己一把。 这张图片的初心,就是想要表达这种伸出援手的爱,援助陷入痛苦或迷惘的人走出阴霾的世界。 中国同事福梅小妹在邮件里对我说,基本上北京人2020年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而她前些日子都是把自己关在家里,24小时盯着电脑,吃的都是快递送到小区门口,感觉自己的失重,迷失了自己。 这不仅是小妹一个人(或中国人)所经历的,而是世界各地许多民族都在经历的。 新加坡何尝不也如此被迫“关在”家里两个月? 我想这是新冠状病毒所带给人们的一种考验,也是上天给了众生一次待在家里思考的机会,不再让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所阻挠,而慢慢去认识自己,爱自己。 但,有多少人借此机缘去思考呢?反而在“重重危机”下,仍然很自私地把责任推到病毒的原始,政府“失败”的政策,公司缩减消费的措施。 哪有人认真地惜缘、惜福甚至学会更加地了解或爱自己? 说到爱,若是连自己都不能爱自己,那么爱别人又从何说起? 无独有偶,周六晚上就在YouTube上看到了《有请老梁》说《大话西游》的前世今生,聊的是关于孙悟空在大话西游里对紫霞仙子那份无奈的爱,以及《西游降魔篇》唐僧对驱魔人那份隐藏在内心的爱。 当然,这两部戏的结局是一样的,就是两个人明明深爱着,但偏偏就是因为种种因缘而无法在一起,甚至是阴阳相隔。 看了《大话西游》与《降魔篇》好几遍了,尤其是《大话西游》,年轻时看着觉得很搞笑,也很有创意,但就是没看懂整个故事想要传递的信息,而且那500年前与500百年后的前后颠倒,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两年来,曾看过一些关于解读《大话西游》的视频,才恍然懂了一点点故事真正的含义。 《降魔篇》对于我来说比较容易看懂,就是唐僧一直爱着驱魔人,可又偏偏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的感情,或者说他有更大的使命,就是希望能够度化众生,不愿意去接触小爱。 两部戏,说的都是爱所带给世人的痛苦,在生离死别之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流再多的泪,还有不论如何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还是将对方紧紧抱着,仍然无法改变命运的残酷。 《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紧握着已经过世的紫霞仙子的手,头上的紧箍咒因为孙悟空的情欲所牵动而慢慢缩紧,使孙悟空不得不放开紫霞仙子的手,那个场面曾经触动了内心,隐隐觉得那份不舍是多么的痛彻心扉,放手却又是那么的无奈。 同样的,唐僧望着驱魔人被猴妖(也即是孙悟空)临空震得化成烟灰,那份再也看不到,摸不着的心痛,是如何锥心。 所以佛说世间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爱别离就是其中一种最无奈的痛苦。 到后来,不论是孙悟空还是唐僧,他们终于都把尘心放下,把爱提升到无私的博爱,经历风风雨雨,到西边取经,只为了能够帮助众生了解人生的真相,世间的无常,以及缘生万法生,缘灭万法灭的真理。 这真的是值得深思的。 上个周六与丽华用午餐,无意间聊到了佛法以及修心。 我们不说修行,因为我们知道尘心仍在,欲望仍在,无法说是修行。 但至少我们可以修心,至少可以减少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的迷恋, 知道丽华开始修心,我很是高兴。 我知道她一定可以从《心经》里获得许多好处,尽管无法完全通透地理解整部《心经》,但只要懂得“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这句话的真意,就已经获益匪浅。 昨天,在我画到最后的那一刻,看见的是自己牵着内心里小孩的手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把另一个人从深渊里拉出来,终究还是得靠一个人内心对自己的爱,从而获得勇气继续在红尘中缓缓行走。 当我伸出援手的时候,我不过只是借一双耳朵去聆听,用一颗诚挚的心去领会,再用一颗慈悲关怀的心去引领另一个人去爱自己,才能真正的获得解脱。 要爱自己,才懂得如何把这份爱提升到慈悲的境界,才懂得真正的如何去爱别人,才能够帮助他人…… 19.07.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惜缘

7月5日,星期日。 虽是周末,却没有闲过,一整日在家搞自己的项目,不为别人,只为对自己负责。 6月29日那天,放假,约了两个美女聚餐。 那天早上做了一个简单的“体检”以便更新我的的士驾驶执照后,便满怀期待地奔赴大巴遥与CK会面,再一起打的到Jalan Besar的瑞春餐馆与JX会合。 算起来,我们三人应该有一年多没有一起用餐了,而我和她们相识的时间也并不长,仅仅几个月,虽不能说倾盖如故,却能够有说有笑,也算是颇为友好。 偶尔想起,总觉得缘分这一个东西真的很奇妙,我和她俩的年龄相差了一大截,竟然可以聚在一块。尤其是还在就读大学的JX这个小女孩,我甚至可以当她的长辈。 与往常一样,在闲话家常里少不了捧腹大笑,更免不了忘了积点口德,真的是有些“罪过,罪过”,所以我们的WhatsApp小群的名字是“搞笑一族”,后来被JX改成“好命一族”。 “好命一族”,但愿真的如此,愿CK与JX以后的生活都是充实的,一帆风顺的。 时间的相对性总是让人无奈,快乐的时光稍纵即逝,一顿午餐把我喂得“大腹便便”,可是却喂不饱那份难得相聚的留恋,曲终人散后,终究还是要分道扬镳,不知何时才能够再见。 临走前,我们依旧拍了一张合照,以作纪念。 人生,本就是由许多相聚与分离的场景组成一部戏的,更是一趟单程的旅程。 每一个阶段是一个驿站,每一个驿站,是人与人之间的相聚与分离的地点,该走的,该来的,好的走了,坏的来了,都会一一地演变。 所以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无常,是我们做人应该懂得与接受的。 因此,我格外珍惜那一天的相聚,也聚精会神地与她俩开心地聊天,别无他念。 因为,我特别珍惜和她俩那一份莫名的情缘。 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写中文心语了,总觉得无法把心语贯穿成一副美丽的画面。 记得曾经有一段日子发现写作是一种“苦差”,再也不像往日般可以如行云流水般地把心情落成铿锵的文字,于是便得过且过地写英文日记。 若不是与JX这个中国小女孩再见,听着她那标准的中文口音, 撩起我对中文的热爱,我想接下来的日记仍然是以我较弱的英文写的。 05.07.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2020年的第一篇心语

这是我2020年的第一篇心语。 时光荏苒,转眼间2019就这样的过去了,来不及做些什么,又似乎做了许多什么,可是收获仿佛是零。 也许,我收获的不是肉眼所能看得到的,也不是随意想想就能感受到的,而是在极度静止的状态下才能擦觉当中微妙的心灵变化。 去年年尾的时候,突发奇想地想要换换工作岗位,结果却是不了了之,是意料之内,纵然有点失望,也不会埋怨什么。 在工作上,2020年最大的更变就是工作岗位依然,上司却换了。 对于新的上司并不陌生,因为他原本就是部门另一组的经理,只是我一向来对他的言行举止都不敢苟同。 或许,这就是我想要换工作岗位的最大的原因吧? 有时候,不想面对自己的懦弱或者恐惧都不行,尽管在众人面前装着若无其事,甚至信心十足,心底里却知道自己不想去面对这一次的更动——其实我真的厌倦了去摸索新上司的工作方式,这或许就是陷入舒适圈而不愿面对新挑战的实例吧? 毕竟,我和前任上司的默契没有十足,也有九分五,而且彼此的信任是许多上班族都想获得的。 如今,前任上司与现在的上司调位,表面上看不出有太多的变化,可是隐隐感觉得到有点波涛暗涌…… 今年,我终于可以真正的把年过半百挂在嘴边了。 以前,总觉得50年很长,50岁很老了,可是当我真正的踏入这个年头,忽然之间觉得我还没真的老。 或许,身体的某些地方时时警惕着自己已不再年轻,但是偶尔会在脑海闪现这是最光辉的岁月,虽然称不上老成持重,至少做事不会太冲动。 然而换个角度看,冲动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不必瞻前顾后,凡事豁出去了再说。 年轻实在也有年轻的好处。 今年我有什么计划,有什么愿望,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好想真正的学会随遇而安,什么都不必计划,经历什么就接受什么,遇见什么就接纳什么,于是原本想要计划到台湾一行,再度与挚友到承天寺去走一趟,与她一起在冰凉的氛围里静静坐着我也搁下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偶尔会想起去年我们一起从承天寺带着一份安宁的心步行下山的情景。 往事终究只能是往事,只能默默地回忆,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就像有些人,我只能静静地牵挂着,什么也不必做了……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人之初,性本善

2019年12月5日。 晴。 虽然纵观当今世界,我们看到的多数是人性的丑陋,但今天我决定选择相信人的本性是善良的。 三字经里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 佛也说:人人都有佛性。 许多灵修的书本都在说:每个人的真我都是纯洁无暇的。 据说我们所经历的,所看到的都是我们自己心里的投射,所以我们会看到他人的丑陋,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心也装满了丑恶。 说实在的,当我们易位思考,不难发现在某种情况,某个地点,某个时刻,我们也曾做过不良的言行举止。 有谁一生中没有道过是非?有谁一生中没有口出恶言过?有谁没有自私自利过?又有谁没有抱怨过? 所有我们所不喜欢的,讨厌的,鄙视的,当认真的去思考,我们或多或少都做过。 那么,我们又有何权利去数说某些人,或者瞧不起人呢? 自私的人,无非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乱传谣言的人,无非是害怕孤独; 奸诈阴险的人,无非是为了生存; 浮夸的人,无非是缺乏自信心;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痛苦,因为这个社会太过压迫了,更何况多数人都活在别人的看法里,而不是活出真正的自我。 人的善良在危难时刻是最明显的。 这是悲哀的,但也是可贵的,尤其在那种非常时刻,总会看见互不相关的人竭尽全力地互相扶持。 相信人性本善,让爱在心中流淌,自然而然会觉得不再那么讨厌别人了,也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龌龊的。 从而感到原来自己也是那么善良的…… 05.12.2019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