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第一篇心语

这是我2020年的第一篇心语。 时光荏苒,转眼间2019就这样的过去了,来不及做些什么,又似乎做了许多什么,可是收获仿佛是零。 也许,我收获的不是肉眼所能看得到的,也不是随意想想就能感受到的,而是在极度静止的状态下才能擦觉当中微妙的心灵变化。 去年年尾的时候,突发奇想地想要换换工作岗位,结果却是不了了之,是意料之内,纵然有点失望,也不会埋怨什么。 在工作上,2020年最大的更变就是工作岗位依然,上司却换了。 对于新的上司并不陌生,因为他原本就是部门另一组的经理,只是我一向来对他的言行举止都不敢苟同。 或许,这就是我想要换工作岗位的最大的原因吧? 有时候,不想面对自己的懦弱或者恐惧都不行,尽管在众人面前装着若无其事,甚至信心十足,心底里却知道自己不想去面对这一次的更动——其实我真的厌倦了去摸索新上司的工作方式,这或许就是陷入舒适圈而不愿面对新挑战的实例吧? 毕竟,我和前任上司的默契没有十足,也有九分五,而且彼此的信任是许多上班族都想获得的。 如今,前任上司与现在的上司调位,表面上看不出有太多的变化,可是隐隐感觉得到有点波涛暗涌…… 今年,我终于可以真正的把年过半百挂在嘴边了。 以前,总觉得50年很长,50岁很老了,可是当我真正的踏入这个年头,忽然之间觉得我还没真的老。 或许,身体的某些地方时时警惕着自己已不再年轻,但是偶尔会在脑海闪现这是最光辉的岁月,虽然称不上老成持重,至少做事不会太冲动。 然而换个角度看,冲动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不必瞻前顾后,凡事豁出去了再说。 年轻实在也有年轻的好处。 今年我有什么计划,有什么愿望,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好想真正的学会随遇而安,什么都不必计划,经历什么就接受什么,遇见什么就接纳什么,于是原本想要计划到台湾一行,再度与挚友到承天寺去走一趟,与她一起在冰凉的氛围里静静坐着我也搁下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偶尔会想起去年我们一起从承天寺带着一份安宁的心步行下山的情景。 往事终究只能是往事,只能默默地回忆,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就像有些人,我只能静静地牵挂着,什么也不必做了……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人之初,性本善

2019年12月5日。 晴。 虽然纵观当今世界,我们看到的多数是人性的丑陋,但今天我决定选择相信人的本性是善良的。 三字经里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 佛也说:人人都有佛性。 许多灵修的书本都在说:每个人的真我都是纯洁无暇的。 据说我们所经历的,所看到的都是我们自己心里的投射,所以我们会看到他人的丑陋,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心也装满了丑恶。 说实在的,当我们易位思考,不难发现在某种情况,某个地点,某个时刻,我们也曾做过不良的言行举止。 有谁一生中没有道过是非?有谁一生中没有口出恶言过?有谁没有自私自利过?又有谁没有抱怨过? 所有我们所不喜欢的,讨厌的,鄙视的,当认真的去思考,我们或多或少都做过。 那么,我们又有何权利去数说某些人,或者瞧不起人呢? 自私的人,无非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乱传谣言的人,无非是害怕孤独; 奸诈阴险的人,无非是为了生存; 浮夸的人,无非是缺乏自信心;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痛苦,因为这个社会太过压迫了,更何况多数人都活在别人的看法里,而不是活出真正的自我。 人的善良在危难时刻是最明显的。 这是悲哀的,但也是可贵的,尤其在那种非常时刻,总会看见互不相关的人竭尽全力地互相扶持。 相信人性本善,让爱在心中流淌,自然而然会觉得不再那么讨厌别人了,也不会觉得这个世界是龌龊的。 从而感到原来自己也是那么善良的…… 05.12.2019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不要恨

注:这样的我可爱吗?哈哈! 2019年12月3日。晴。 忙碌了一天,仍然想要把心里的一些话敲打出来,算是锻炼文字,也当作是日常的日记。 打开六字大明咒的朗诵,一边听,一边打字,心里洋溢着一团暖暖的爱意。 那是一种无私的爱,也是一份对自己,对他人真诚的爱。 今晚,我只想让这份恬淡的爱填满我的心头,因为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我不愿意让任何负面的情绪来影响我此刻美美的心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在心里装满不快乐,我也曾经是如此,因此我也不了解自已。 我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在心里装满恨,苦了自己,也苦了身边人。 “我恨……某某人,某某事,某某东西” 许多人把这个恨字用得太过随意,太过泛滥,没想过这个极度负面的一个单字,无形中会影响了自己未来的幸福感。 我有一个很不良的习惯,就是每当听别人用这个“恨字,我就会禁不住的对对方说:不要说恨,说不喜欢就好。你懂得什么是恨吗? “恨”这一个字所承载的是多么重的负担,可以让人迷失了自我,丧失了本性。 男女之间因爱成恨的例子比比皆是,结局往往都是铸成一生的后悔。朋友之间,兄弟之间,甚至是父子,母女之间都有过反目成仇的例子,导致彼此互相恨着,恨不得对方早点“死”去早好。 可是他们有没有想过,若是对方真的死去了,自己真的会很好过?还是悔不当初要如此恨? 如果人们真的有心想事成的本事,那么这个世界会变得很可怕。 每一次想到“恨”这一个字,脑海就会浮现咬牙切齿,目光恶毒,双眸布满了血丝的影像。 那是多么痛苦的一张脸啊! 俗话说的很明白:生气,是用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 生气都已是如此,恨岂不是更加甚,可为何就有人喜欢“恨”呢? 心存恨,就是不自爱。一个不自爱的人,又如何去爱别人呢? 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会常年累月的惩罚自己吗? 自爱的人是热爱生命的,自爱的人心胸无法装入恨,因为他的心早已装满了爱。 我们人的心灵,需要用更正面的词句去浇灌,去经营。每一天,我们的耳边都响着无数负面的词语,不管说出口的人是真心还是随口说说,但那些随口说说早已成了心里默认的事实了。 我的上司有一种很好的心态,他总会说:哇!又一天过去了,还有XX天就到周末了! 我比他更胜一筹,我时常说:真好!又是星期五了! 哪怕那天只是星期一! 这样自欺欺人的话还真的有效,至少那天我会过得很愉快。 03.12.2019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我看不到实相

甲方女:“对不起,我不爱你……” 乙方男:“这……怎么可能?我俩不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说不爱了,要分手呢?” 甲方女:“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不爱就是不爱……” 乙方男:”……“ 像此类的对话与情景,在男女之间时常都会发生的,以常理推测,或许女方有了新的情人,或许女方忍受不了男方的某些缺点,或许是双方都尝试过互相包容而无法做到,或许…… 有许多或许,但有一些或许是许多人(不知道会不会是每个人)都不会往那方面想的,那就是一份无可奈何的或许,一份真爱的或许,一份无人能懂的或许,那就是或许女方得了不治之症,不想拖累男方,也或许为了激励男方去闯他向往的世界,忍痛割爱,也或许男方的包袱太重,女方只想减轻男方的负担。 人,看东西,看事情,都只往坏的方面去想,没想过女方其实是带着无比的心痛转身离去。 而人通常只会往坏的方面想,是因为人人从小都是被这样教导的。 一直以来,我懂得不可听信别人的是非,但是仍然毫无预防地陷入其中,尤其当是非出于身边好友的口中,我很容易地轻信其言。 殊不知其实我没有看到实相,而实相往往与我所以为懂得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今天重读Steve Hagen的”Buddhism – Plain and Simple”,读到了那么一段,忍不住把它记载在我的笔记里: “A Buddha recognises that anything put into speech is never completely reliable. Whatever someone says to you about another person is skewed from the start. It comes through their filter, their likes and dislikes, their education, their ambition, and the learnings of their own […]

Read More →

布施

2019年11月30日。清凉。 傍晚,站在窗口对着远方凝望,窗外的景色似乎没有变,但我知道我那一刻所见到的已经不是我之前所见到的。 气候终于变凉了,徐徐的凉风迎面而来,感觉很好。 我任由风掠过脸庞,仿佛一切都可以随着风的抚摸而消逝。 打开手机与信箱,很寂静。 曾经的温暖问候语与关怀词句如今都已不复再见,仿佛某些人忽然间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奇妙,忽然认识,忽然很好,忽然很亲近,然后就忽然疏远,忽然无话可说,忽然变成陌生人。 就这样渐行渐远渐无书,从此是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眺望远方,把心定格在缓缓漂浮的云朵,感觉很平静。 不是没有体会过当下的力量是如此的安详,只是偶尔静下来时或许就会忍受不了那份孤独与寂寞。 曾听说过一个人可以孤独而不寂寞,也可以寂寞而不孤独。 我相信。 尤其是当我身处在人群中,即便都是熟悉的人,也常常感觉无法融入其中。 那种距离,根本无法丈量的。 今天难得心情像溪水般缓缓而流,没有汹涌澎湃,我的脸上禁不住泛起一丝浅浅的微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们本就身处在一个无常的娑婆世界,有些人尽管我们仍然爱着,但缘分已经到了尽头,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给予祝福。 佛说:默默地祝福,也是一种布施。 那么就让我诚恳地布施给所有我爱着的人吧…… 林顺源

Read More →

月光倾泻

他做完他的晚课之后,双腿发麻,用两只手撑着身体爬上床,静静地躺着。 过了一会儿,他坐起来把床边的灯息了,准备迎接那一刹那的黑暗,那是眼睛还无法适应黑暗的刹那。 惊讶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黑暗,反而觉得房间比平时更亮了些,但也没多想。 他再度躺下去,就在那一刻,他知道了光原来是透过窗口窜入的。只见灰暗的天空似乎披上了一层很薄很薄的轻纱,却遮不住月亮的脸庞,让月光毫无阻挡地倾泻。 因为住在高楼,沙尘飞扬,很容易让整间屋子铺上了层层的尘土,因此窗户是关闭着的。他并不知道外面是否有风,但他仿佛听见了风在低低吟唱着一首首催人入眠的曲子。 月光,温柔地洒在他的身上,无言。 他也默默地对着月亮凝望,回首往事,那一段月圆月缺的日子,真如天边的那几层轻纱,轻轻地罩在他的心灵。 今天,又顺利地走完一天,他心想。今天已经过去了,不论发生过什么事,不论是开心还是难过,不论该做的是否都做了,都已经是一个曾经。 明天会如何,他无法预知,也不想猜测,却愿意把梦想寄托给明天。 “谢谢你……”他对着月亮轻轻低语,仿佛它真的能够听见他的感恩。 人,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时不时地自言自语,对着天空呐喊,对着海洋诉说,对着阳光抱怨,对着月光落泪。 他记得最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话:当你举头望着明月的时候,你要知道,我也正在望月,我们看到的都是同一个月亮。你会发现,那倾泻而下的月光,隐藏着我对你的思念与祝福。 他并没有哭,眼睛也没有湿润,泪光已不足以表达他的牵挂。 月光,真的好温柔好温柔。 它不似阳光那样刺眼,也不像阳光如此炽热,它更像一双轻柔的手抚摸着他的身躯。 他开始感恩,感恩苍天让他又顺利地过完这一天,感谢天花板给予他的遮盖,感谢枕头无怨地承受他的头的重量,感谢空气让他感觉到一份活着的生气。 渐渐地,他枕着一丝丝的感动与感恩进入梦乡。 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新的生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有希望达到梦想,他在最后一刻这样想。 尽管梦想依然在远方…… 26.11.2019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