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性本善

  有一天,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对我说,她要做坏人。 她说做好人又穷又总是被人欺负,很不开心,看看那些坏人,个个都是挣大钱,过着富裕的生活,很是快乐。 我心里苦笑了一下,平静地对她说:你真以为那些坏人很快乐吗?你看到的不过是表面,或许,在他们心里深处隐藏着无数的愧疚感,良心倍受折磨。 与此同时,我心里不禁感到一阵难过,可惜了这样一颗年轻的心,这么早就似乎对世界,对社会,甚至是对人生起了一副憎厌的心态,不知道她究竟经过了什么人情冷暖的事故,以至于想要去做坏人。 但是我知道,她就算想做坏人,也坏不到哪里去。 我看得出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人性从出娘胎开始,其实都是善良的,只是在经过了龌龊的环境与事件后,心态渐渐改变,懂得了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纯粹的。 总觉得一个人,不是想要做坏事就能做得到,最怕的是,想做坏人却做不成,还踏上了不归路,钱也挣不着,名也得不到,不止弄得两头不着岸,还要装着一颗悔恨的心,痛苦地生活下去。 周星驰最好看的电影之一《功夫》就是一个典型的想要做坏人却做不到的故事,想要杀人放火,投靠斧头帮,却始终没有什么作为。 那天,除了给予她几句良言之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让她明白,坏人的心可能真的无法夜夜安眠啊! 后来,她辞了原来的工作,对我说她想通了,想要重新开始。 我默默为她祝福,在某些事上帮了她一点点,可我们就没有再见面。 许多人很喜欢随意的说:好人难做。 其实是做人很难,不管是做好人还是做坏人。 许多人也曾想过要做好人,包括我。 可是我的一生中还不是伤害了许多人,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在别人眼里,我可能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不好的人。 谁能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前几天,这个朋友发来短信说要弄甜品给我吃,在感激之余,我也很想见她一面,看她生活得怎样,也想看看我是否在她有困难的时候,还能够给予什么样的帮助,哪怕只是精神上的支持。 于是今天与她见面,在她家附近闲聊了一会儿,然后提着她做的甜品回家。 我本不是一个喜欢吃甜品的人,但既然她有心弄给我吃,我就一定要吃。 当我把第一口甜品放入嘴里的时候,我感到意料之外的甜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甜甜滋味。 当然我也知道,那份甜美不是甜品带给我的,而是看见她安然无恙,再想到她只为了感激我曾经给予的帮助的用心良苦,。 看着她渐渐坚强起来,我很是高兴,也很欣慰,我希望她能够走出阴霾,走向光明,寻找自己的一片天地。 我看得出她不会再想什么做坏人了。 我想最重要的不是做好人还是做坏人,而是做一个快乐的人。 充当好人而使得自己不开心,何苦呢? 做坏人又怕半夜鬼敲门,那又何必呢? 反正人之初,性本善,只要执意要做个快乐的人,自然就不会做太多坏事了。 因为我相信每个人都曾经体验过做好人与做善事所得到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 就像我今天尝到的甜并不是甜在嘴里,而是甜在心里,那是自己给予朋友些许的帮助所收获的甜美感,是言语无法形容的…… 01.06.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我的按摩师对我的要求

她是我曾经惯常光顾的按摩师。 2013年2月,她离开了这里回国去。 从此以后,我们便没有再见过面了。 然而,我们曾经友好的感情在岁月中并没有消逝,当然也没有更进一步。 我们只是偶尔在微信里聊聊,但也不过是聊上几句,不会太久。 可是前一次的聊天与后一次的聊天之间却可以长达一年,甚或是两、三年。 而在这期间,她也算是在生死之间徘徊过。 从一个美丽的长发女郎变成一个秃头的病患,到现在又是长发飘飘,这当中她可算是尝尽了酸甜苦辣咸。 昨夜,忽然收到她的短信,聊了几句,也聊起我们之间相识相知的过程,想起我们已有8年不曾见面了,免不了感叹岁月飞快的流逝。 有道是千里有缘来相会,两个不同国度的人,在这个热带小岛遇见了,还成了红/蓝颜知己,真的无法不相信缘分的奇妙。 聊了几句后,我对她说:其实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对我也从来没有要求。 没想到她的回复竟然是:有要求。 我错愕了一下,心里想着:有吗? 然后她打出了几句话: 要求你好好的。 要求你健健康康的。 要求你天天快快乐乐的。 要求你偶尔想起我。 四句话,分成四次发送过来。 除了”愣“了一下,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我真的没有想过她会打出这四句话来。 原来她所说的要求不是昔日交往时曾对我的要求,而是昨夜那一时,那一刻给予我最真诚的祝福。 我的回复也算是很亲切:傻瓜,我哪会忘记你? 是的,这也是我的真心话,我怎么会把她忘了呢? 今天,在Facebook上看到几句话,很喜欢,便把图片收藏了起来。 上面写着:我们不必活在别人的期待里,也不必为成那个完美的人。我们只要成为自己就够了。不必讨好,不必虚伪,我就是我,喜不喜欢随便你。 真的,我就是我,不必讨好任何人,不必虚与委蛇,读懂我的人、信任我的人都会知道即便我有许多缺点与过失,我的心底深处,隐藏着一颗柔软真诚的心。 我的按摩师她知道,所以她对我有最感动的要求。 而我,也会尽量为她做到: 好好的。 健健康康的。 天天快快乐乐。 时常想起她,而不是偶尔。 26.04.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岁末心语

即将岁末。 时光再荏苒,总会留下点滴的足迹在脑海里,尤其是较为深刻的记忆。 今年是一个异常特别的一年,是我有记忆以来待在家里最多的一年。 记得近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非典疫情曾引起世界的战战兢兢,却也没有象今年冠状疫情那么让人心有余悸。 至少我不记得新加坡有“封城”的经历,也没有尝试过在家上班的体验。 当冠状疫情在中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人们带着心痛与惊愕追逐着武汉的消息,没想到后来,病菌从大陆扩展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都逃不了这一场瘟疫。 于是,一些国家跟随着中国实施封城计划,包括新加坡在内。 于是,新加坡人都似乎被软禁在家里,足足两个月才逐渐放开。 然而,时至今日,病菌仍然存在,口罩成为了出门的必需品。 其实,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疫情,总觉得会来的总会来,再怎么防范都无补于事。 当然,仍然免不了会较为小心,却不曾感到惶恐。 星期天的下午,足足干了五个小时的家务。 说是五个小时有点太夸了,其实真正干活的时间也不过是两个小时多,更在休息当中怂恿母亲与我一起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舞来,逗得这个得了失智症的母亲咯咯大笑, 望着母亲脸上岁月留下的条纹随着她的笑容蠕蠕而动,我自己都被感动了。 今天我丢掉了许多许多这些年来都没有碰过的“杂物”,感觉整个橱柜有点“焕然一新”,很是满足。 真的难以想象当初自己怎么会买了那么多废物储存在家里,任其积满了灰尘。 曾经看过也读过关于断、舍、离的视频与书籍,很向往那种极简主义的风格,仿佛生活不会被太多的人、事、物所负累。 但我知道自己在物质上的欲念仍然极强,想要抵达极简主义,是一段很遥远的旅程。 其实真正需要打扫的应该是累积在心里许多不必要的东西。 今年的事业并不是很顺利,除了时时与人争辩之外,一些项目也并没有顺利地完成,在这一方面对自己有点颇为不满。 然而,在另一个工作领域,我却享受着与他人分享我的经验与知识的乐趣,更从中获得了某些人的认可。 小我的那颗虚荣心也算是得到了无尽的满足。 十二月的天气让人感觉清爽,只是暴风雨来得太频繁了。 暴风雨似乎每日如期而至,把这个花园城市淋得湿漉漉的。 湿漉漉的街道,湿漉漉的公园,湿漉漉的游乐场,偶尔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帘,还会挑起湿漉漉的心情。 十二月的北风从来不曾让我失望过。 喜欢凉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仿佛清风在为我拂去所有不必要也不想要的思绪。 只是当气温降到摄氏二十四至二十六度,住在二十七楼的我,会忽然间被那一阵阵席卷而至的北风吹得瑟瑟发抖。 江晓小妹那天在三人组的“好命一族”群里发来消息,通知我们她又当实习生了,更说想念我们。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渗入心里的是满满的温暖。 那份温暖在这冰凉的气候里显得格外珍贵。 感恩于人间有温情。 记得远在西方的挚友曾对我说她要回家了,回到东方来。 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回到台湾了。 很挂念她,可是每每打开电脑想要给她写封信,却不知从何说起,从何落笔,唯有在心里默默地给她祝福。 还有已经三年没有见面的晓晓,也不再与她联系,只是偶尔看见她在我的博客留下点滴的足迹,倍感温馨。 最近又开始看一禅小和尚的视频了。 很喜欢这个小和尚,更喜欢他与师父的对话,每每让我深省。 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去探讨与斟酌这些浅显却又难以实行的真理了。 明年究竟会是怎样的一年,不曾想过,也不敢去想。 这个世界的一切真的太难以捉摸,只好带着一颗“随缘”的心继续上路。 知足是乐——一直没有忘记一句佛界里的名言:我快乐并不是我拥有的多,而是我计较的少。 纵观当今社会,人们计较得太多了,因此每个人看似很富足,其实日常生活里都看得出许多人的担惊受怕,害怕无法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生存。 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么纯真,那么无邪,我想大家都会更快乐一些。 如果我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样闭着双眼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那一刻的快乐,我想我的嘴角也会掀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27.12.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Walking alone / 一个人走

Sunday evening, the sky was like the greyish mess in my sketches as I left my house. I thought it would pour soon, but it didn’t. Roaming aimlessly, I ended up in the mall with full of people and was suddenly struck by a sense of loneliness. I thought that I have already gotten use to being alone (that is […]

Read More →

谈情说爱

昨天早晨,抽出了好友的孩子的照片,开始了画画。 难得有一张那么清晰又贴近的照片,只想认真地画,细心地画,用爱心去画,然后赠送给好友。 结果虽然不错,仍然无法满足我那渴望十全十美的心。 午饭后,忽然兴之所至,想要画一张描述“伸出援手”的画面,缘由最近倾听了一些同事的心声,更想起了在远方的最好的朋友,因而心里面浮现了一句话:在你陷入低潮的时候,我愿意伸出我的手来拉你一把。 左思右想,在网络选了一张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的图片。 原本的思路不过是小爱,是关于伸出援手帮助朋友的构思,也有愿意牵着你的手一生守护某某人的意念,可是画着画着,忽然就仿佛看到了双手握着的空间隐藏着无数的可能性,尤其是包含着世间无数不同的爱。 譬如父母对子女的爱、子女对双亲的爱、伴侣之间的情爱、朋友之间的友爱、同事之间的友善、人对宠物的宠爱,也有圣人、智者对众生的慈爱,到后来,我看到的是自己的一只手,牵着内心里那个仍然受创的小孩的另一只手,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关爱。 英语通俗有一句话:give yourself a pat on the shoulder,意味着表扬自己的成就,自己的努力,以及自己所做对的一切。 这是一种自爱的表现。 俗话说,爱是世界上最大的能量。 爱,可以使人变得更加坚强、更勇敢,也可以让人的心失去平衡; 爱,可以把世界变得更温暖,也可以让人陷入无底深渊。 爱所能够带给我们的力量,毋庸置疑。 而所有的负面倾向并不是爱的错,而是一个人对于爱的理解与诠释,导致为了追求所爱,或是得不到所爱而走偏了方向。 话说回来,人的一生经历,总有起起落落,难免偶尔会陷入或大或小的坑,或多或少都曾经需要某某人伸出援手拉自己一把。 这张图片的初心,就是想要表达这种伸出援手的爱,援助陷入痛苦或迷惘的人走出阴霾的世界。 中国同事福梅小妹在邮件里对我说,基本上北京人2020年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而她前些日子都是把自己关在家里,24小时盯着电脑,吃的都是快递送到小区门口,感觉自己的失重,迷失了自己。 这不仅是小妹一个人(或中国人)所经历的,而是世界各地许多民族都在经历的。 新加坡何尝不也如此被迫“关在”家里两个月? 我想这是新冠状病毒所带给人们的一种考验,也是上天给了众生一次待在家里思考的机会,不再让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所阻挠,而慢慢去认识自己,爱自己。 但,有多少人借此机缘去思考呢?反而在“重重危机”下,仍然很自私地把责任推到病毒的原始,政府“失败”的政策,公司缩减消费的措施。 哪有人认真地惜缘、惜福甚至学会更加地了解或爱自己? 说到爱,若是连自己都不能爱自己,那么爱别人又从何说起? 无独有偶,周六晚上就在YouTube上看到了《有请老梁》说《大话西游》的前世今生,聊的是关于孙悟空在大话西游里对紫霞仙子那份无奈的爱,以及《西游降魔篇》唐僧对驱魔人那份隐藏在内心的爱。 当然,这两部戏的结局是一样的,就是两个人明明深爱着,但偏偏就是因为种种因缘而无法在一起,甚至是阴阳相隔。 看了《大话西游》与《降魔篇》好几遍了,尤其是《大话西游》,年轻时看着觉得很搞笑,也很有创意,但就是没看懂整个故事想要传递的信息,而且那500年前与500百年后的前后颠倒,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两年来,曾看过一些关于解读《大话西游》的视频,才恍然懂了一点点故事真正的含义。 《降魔篇》对于我来说比较容易看懂,就是唐僧一直爱着驱魔人,可又偏偏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的感情,或者说他有更大的使命,就是希望能够度化众生,不愿意去接触小爱。 两部戏,说的都是爱所带给世人的痛苦,在生离死别之际,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流再多的泪,还有不论如何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还是将对方紧紧抱着,仍然无法改变命运的残酷。 《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紧握着已经过世的紫霞仙子的手,头上的紧箍咒因为孙悟空的情欲所牵动而慢慢缩紧,使孙悟空不得不放开紫霞仙子的手,那个场面曾经触动了内心,隐隐觉得那份不舍是多么的痛彻心扉,放手却又是那么的无奈。 同样的,唐僧望着驱魔人被猴妖(也即是孙悟空)临空震得化成烟灰,那份再也看不到,摸不着的心痛,是如何锥心。 所以佛说世间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爱别离就是其中一种最无奈的痛苦。 到后来,不论是孙悟空还是唐僧,他们终于都把尘心放下,把爱提升到无私的博爱,经历风风雨雨,到西边取经,只为了能够帮助众生了解人生的真相,世间的无常,以及缘生万法生,缘灭万法灭的真理。 这真的是值得深思的。 上个周六与丽华用午餐,无意间聊到了佛法以及修心。 我们不说修行,因为我们知道尘心仍在,欲望仍在,无法说是修行。 但至少我们可以修心,至少可以减少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的迷恋, 知道丽华开始修心,我很是高兴。 我知道她一定可以从《心经》里获得许多好处,尽管无法完全通透地理解整部《心经》,但只要懂得“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这句话的真意,就已经获益匪浅。 昨天,在我画到最后的那一刻,看见的是自己牵着内心里小孩的手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真正地把另一个人从深渊里拉出来,终究还是得靠一个人内心对自己的爱,从而获得勇气继续在红尘中缓缓行走。 当我伸出援手的时候,我不过只是借一双耳朵去聆听,用一颗诚挚的心去领会,再用一颗慈悲关怀的心去引领另一个人去爱自己,才能真正的获得解脱。 要爱自己,才懂得如何把这份爱提升到慈悲的境界,才懂得真正的如何去爱别人,才能够帮助他人…… 19.07.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惜缘

7月5日,星期日。 虽是周末,却没有闲过,一整日在家搞自己的项目,不为别人,只为对自己负责。 6月29日那天,放假,约了两个美女聚餐。 那天早上做了一个简单的“体检”以便更新我的的士驾驶执照后,便满怀期待地奔赴大巴遥与CK会面,再一起打的到Jalan Besar的瑞春餐馆与JX会合。 算起来,我们三人应该有一年多没有一起用餐了,而我和她们相识的时间也并不长,仅仅几个月,虽不能说倾盖如故,却能够有说有笑,也算是颇为友好。 偶尔想起,总觉得缘分这一个东西真的很奇妙,我和她俩的年龄相差了一大截,竟然可以聚在一块。尤其是还在就读大学的JX这个小女孩,我甚至可以当她的长辈。 与往常一样,在闲话家常里少不了捧腹大笑,更免不了忘了积点口德,真的是有些“罪过,罪过”,所以我们的WhatsApp小群的名字是“搞笑一族”,后来被JX改成“好命一族”。 “好命一族”,但愿真的如此,愿CK与JX以后的生活都是充实的,一帆风顺的。 时间的相对性总是让人无奈,快乐的时光稍纵即逝,一顿午餐把我喂得“大腹便便”,可是却喂不饱那份难得相聚的留恋,曲终人散后,终究还是要分道扬镳,不知何时才能够再见。 临走前,我们依旧拍了一张合照,以作纪念。 人生,本就是由许多相聚与分离的场景组成一部戏的,更是一趟单程的旅程。 每一个阶段是一个驿站,每一个驿站,是人与人之间的相聚与分离的地点,该走的,该来的,好的走了,坏的来了,都会一一地演变。 所以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无常,是我们做人应该懂得与接受的。 因此,我格外珍惜那一天的相聚,也聚精会神地与她俩开心地聊天,别无他念。 因为,我特别珍惜和她俩那一份莫名的情缘。 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写中文心语了,总觉得无法把心语贯穿成一副美丽的画面。 记得曾经有一段日子发现写作是一种“苦差”,再也不像往日般可以如行云流水般地把心情落成铿锵的文字,于是便得过且过地写英文日记。 若不是与JX这个中国小女孩再见,听着她那标准的中文口音, 撩起我对中文的热爱,我想接下来的日记仍然是以我较弱的英文写的。 05.07.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