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26 Dec 2021 / 日记 25.12.2021

还有几天2021年就要结束了。 自从昨天看了《蜘蛛侠之无家日》之后,又有了新的想法在心里头。 一个人到底要犯多少错才会得到报应?一个人到底要犯多少次同样的错才会知道错了?一个人到底要经历什么样的痛才会从重复的错误中清醒过来?一个人到底要错到什么时候清醒才不会感觉后悔莫及? 这几天我睡得很早,也睡得很好,尽管一颗心在清醒的时候总是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或是生活缺少了什么。 中午,一如既往地在镜子前剃着头。 当一颗光溜溜的脑壳越剃越明亮时,我却在那个时候忽然想起那个莫名的问题:我究竟为何而生? 我望着镜中的自己,左看右看,看不出自己这一生到底带给身边的人是快乐还是伤害,是幸福还是困扰。不管是对方偶然走进我的世界,还是自己突然闯进别人的生活,我不知道带给对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瞬间觉得我似乎在这个世界无所作为,根本就是多余的,也许还一直在伤害他人。 随着那个问题的衍生,我又想了许多问题,譬如我每天吃饭睡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究竟又是为了什么?挣钱似乎是每个人的目标,但是生存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为了享受,我的欲望变得无止无休,甚至一直在犯着同样的错误,知错了却没有悔改。 剃完头后,感觉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却只和小安聊了两句便无法接下去了。不知道是彼此根本就不那么熟悉,还是我们根本连朋友也不算,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结果,留下了一句“不打扰你了”就算是结束那一次的对话。 原本还想找海凤或是碧君聊天,或是找同事喝杯咖啡,后来还是打消了念头,觉得还是别打扰他人了。 那一些些问题始终在我心底里萦绕,尤其是和小安的寥寥几句更让我似乎懂得了什么。 这些天来,我每次静坐都是毫无目的的,就只是静静地坐着,尽量什么都不想,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心跳与呼吸上。 当然,心猿意马是免不了的,唯有在警觉的时候,慢慢地把思绪拉回现实,感受自身的所在。 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在静坐时睡着了,因为当我从静坐“出来”的时候,会感觉忘了其中的一小段时间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26.12.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心、爱

2021年11月14日,星期日。 半阴半晴,虽然多云,至少还能看见阳光铺在地面上。 昨天早上就开始很用心地画这一副用双手做成心形的图片。 画脸不行,唯有从手着手,希望能够慢慢进步。 我相信,只要用心,即便不是专业水准,却一定能够越画越好。 前几天,与人聊起关于“用心”这个题目,意见始终无法达成一致。 他说:每个人的资质在不同领域或多或少都会有限制的,就像一个人如果很笨,再怎么逼他,考试成绩还是一般的。 很同意他的见解,但是这个世界这样笨的人并不多,多数是因为没有兴趣没有心才会考不及格。 一个人是否用心去干一件事,往往在于结果如何。尤其是当一个人可以读到中学毕业,上理工学院甚或是上大学,有个文凭,资质是不会差到哪里去。 关键就在“用心”这两个字。 这些天来重温两部《溏心风暴》的剧集,以两倍速度去看,专门只看精彩的部分。 当中当然少不了重新获得了一些启发,也感觉两部《溏心风暴》都把佛教里的三毒(贪、噌、痴)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溏心风暴》第一部里有那么一句经典的话,就是:“态度便是一切”。 记得数个月前与上司以及部门领导的一番对话,部门领导的话直说进我的心坎里。 她说一个人的资质可能有限,不可否认,但是只要有好与对的态度,就一定能够把事干好,这与《溏心风暴》里的那一句话不谋而合。 这所谓的“态度”,以我的诠释就是“用心”。 大侠郭靖算是资质特差的人吧?但他仍然能够成为一代大侠,靠的就是努力与用心。别人学一天的功夫,他便用十天,甚至百天来练习,务必要把它学会。 我从一个不会写作的人,到今日能够写上数百个字,尽管写得不好,仍然还可见人,都是靠自己多看书、多写、多练习换回来的。 我从一个不懂摄影的人,到今日从手机都能拍出像样的照片来,是看过了无数YouTube以及摄影书籍获得的一点点知识。 我从一个画虎不似反类犬的人,到今天能够照着照片画出一双手来,YouTube是我最好的老师,也当然包括了许多的练习才能有那么一点点成绩。 我并不是天才,资质与才能胜过我的不计其数,在职场上就已经有很多个了,但只要我肯用心,尽管不比别人好,但必定不会太差。 我只是一直秉着一颗心去做事,去解决项目里所有遇到的困难。 事实上,我也有许多东西做得不好,甚至怎么学也学不会,这在许多年前我就已经承认那不是我笨,也不是我资质有限,而是在那个方面我根本就没有兴趣而导致无心去学。 我很清楚,也很坦诚地面对自己,那些我学不会的东西都是缺乏了一颗心。 这一副用手做成的“心”形的图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 有人看做是心,有人看做是爱。 但不管是“心”还是“爱”,都是一体的。 唯有爱,才能让人付出一颗真心。 唯有心,才能让人散发一份真爱。 画这幅画的时候,确实是很用心,心里也装了满满的爱——对画画的爱,对亲朋戚友的爱,对自己的爱,对爱的人的爱等等等等。 虽然画得不好,但我只想用一颗真诚的心去把它画好,就像我想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用爱对待每一个值得真诚的人…… 14.11.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凉了

凉风习习。 开始吹北风了,天气也开始转凉了。 偶尔会喜欢这样的季节,让绵绵细雨淋湿这个热腾腾的城市,让烦躁的心得到一丝丝清凉的安抚。 记得2017年那一年,开始学习静坐冥想,练习了一段日子后,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也感觉许多事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那段日子,经常去公园静坐,与天地为伍,与自然相伴,在鸟语里静静地闭目冥想,感觉心胸宽敞了许多。 可是,自2019年初发生了一件事之后,给了我新的人生考验。 在同一年,与好友决裂,而后又发现妈妈患上了痴呆症,记忆一天比一天差,一颗心开始凉了。 然后2020年换了上司,在工作上有了新的挑战,接着便是新冠状病毒的侵略,搞得世界各地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这许多我无法控制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在心理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影响,我的心再也无法找回当初的平静了。 我的一天充满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就像一只困在鸟笼里的囚鸟的心情一般,或是暴躁,或是嫉妒,或是失望,或是愤怒,再也无法克制。 记得几个星期前的一个下午,在家上班,带着耳机开着会,与同事聊着项目题材,眼角忽然发现母亲就站在身旁,便按了噤声,转过头去面对着她。 只见母亲写满岁月痕迹的双手捧着铅笔盒,缓慢地对着我说道:“我要出去买东西给”阿弟“”。 我望着她那皱褶的脸,一阵悲伤涌上心头,眼泪差点就夺眶而出,原来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不知道我是她的谁了,因为我的小名就是“阿弟”。 又有好几次在半夜,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有人轻轻推着我的肩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却是母亲提着她的小抱枕望着我,说她要去普明寺看外婆。 本来就有点疲累的我,被母亲吵醒,一时无明火起,忘了母亲其实早已分不清白昼黑夜,忍不住对她怒斥,怨她在半夜三更弄得女佣和我都没得好睡。 把她“赶”上床之后,看见女佣疲乏的眼神,心里又再次充满了无奈与愧疚,便带着泪光卷入我的被窝里。 我知道其实我气的不是母亲,而是自己那份无法控制的愤怒,以及那份无助,一颗心也凉了一半。 从小到大,在电影里或是电视上都曾看过一些老人痴呆症的故事,看到那些照顾低智者的主角,往往都能赚人热泪,但那也只是感动,却从来不知道当中的无奈与难过是多么的煎熬。 如今自己身历其境,才知道有些心情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的。 自从母亲患上所谓的老人痴呆症之后,总有一份愧疚在我心里深处隐藏,觉得母亲今天的状态都是拜我所赐。 除了在两三个好友知己面前之外,我从来就比较沉默寡言,尤其是人太多的时候。 我和姐弟父母也极少聊天,总感觉话不投机,就算在我的爱人面前,也多数是对方在说话,我在听。 若不是母亲跟着我住,无人与她说话聊天,也许她今天就会记忆清醒,活得自在。 …… 这两年来,工作上也并没有很好过,上司与同事偶尔都得让我操心。 不是觉得自己很强,只是凭着这些年来所得的经验,懂得了做事要用心去做,而不能马马虎虎,想要混水摸鱼,草草了事。 看见他们的办事态度,上司如是,同事也如是,心真的可说是凉了半截。 有时候真的很想让他们自生自灭,省得我时时因为他们的态度而发怒,闹得自己也不开心。 俗话说得好:不要拿他人的错误与愚蠢惩罚自己,反正他们每一个人的前途都与我无关。 我的人际关系越来越差,心情也越来越不好,总是在无意间暴露出我的不满,偶尔事后想起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执著,为何就不能带着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去看待所有发生的一切呢,或是把心放宽,多一点包容呢? 今天再次提起铅笔画画,只是为了在无聊的空挡里寻找一丝安宁,让所有的嫉妒、愤怒、不满,甚至是牵挂、思念等等都抛诸脑后。 从此以后,我只想用心善待自己,再也不想去讨好任何一个人了,哪怕是我心所爱。 该远离的人我不会靠近,该珍惜的缘分我会格外珍惜,其余的,就让那颗心继续凉下去吧…… 08.11.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重新执笔,从心执笔

一个人坐在电影院里。 我习惯早到,不喜欢让人等,也不喜欢打扰别人看电影。本想约个朋友一起看,结果还是选择了“众乐乐不如独乐乐”。反正我也孤单惯了。 电影院里的人寥寥无几,显得格外冷清,无所事事,便决定把这篇未写完的文章完成。 那天忽然心血来潮,翻开这十年来写过的心语作品,算算也有六百来篇。 从稚嫩的文字起始,到充满忧伤的行云流水,再到后来朴实无华的生活琐碎细说,发现自己的写作能力日渐衰退。 都说了练习能够达成完美,之所以不进反退是因为把笔搁下了许久,也不再看书了。 也或许心境有了改变,再也写不出什么了,而感动人心的文字,往往都是从心出发,就像画画一般,少了那份专注的心,就画不出什么了。 前天开始素描一朵玫瑰,感觉不是很好、似乎在某些地方画得不是很很好,一朵花的美丽结果被我糟蹋了。 因为缺乏练习,画画也变得极为勉强。 所以,我决定重新执笔,也从心执笔。 只是现代科技已经不再让我们注意我们的言行举止,反正弄错了可以修改,甚至删除。 多年前,当手机与电脑不那么普遍时,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干的。 还记得以前朋友之间的聚会极少爽约,因为沟通毕竟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今天的我们,迟到的迟到,爽约的爽约,反正沟通变得如此方便,发个短信就算是交代过了,结果把人与人之间距离拉得越来越远。 记得《保安呆飞》的短剧里有那么一段关于不靠谱的话题,是呆飞觉得人人说话都不靠谱,明明约好几点吃饭,迟到了一个小时仍然在路上。 这就是科技让我们的心腐败的迹象。 画画,一旦开始画错了,想要弥补已经太迟了,怎样擦也擦不掉。因此,开始的时候,要轻轻地划,而不是下重手地把铅刻在画纸上。 这些年,我学会了一些话不该说,尽管是最真实的话。一旦说了出来,或许,伤害的是一颗无奈的心。 我选择了虚伪的隐瞒,也不愿实话实说,因为我更珍惜的是彼此之间的缘分。 昨夜,遇见一件不怎么开心的事,一个人来到璧山公园散心。 因为雨停不久,空气间弥漫着一份氤氲,昏暗的公园更充满了一份宁静。 细数着自己的脚步声,走过小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潺潺流水声,在人烟稀少的公园里显得无比清晰动听。 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接近大自然了。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我把一切的一切都放弃了,包括打坐,修心,养性,更甭提写作,画画,于是一颗心开始浑浊了,才会被无所谓的小事而弄得自己不开心。 我不喜欢记恨,也不喜欢把怨愤堆积在心里,对于与朋友之间不开心的事,我会尽量的释然,毕竟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一定会有偶尔的冲突。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我不可能要每个人都迎合我的心意。 这样想,我就坦然得多,同时也提醒自己,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别忘了那么多年的学习,把心放开。 重新执笔,是为了让自己再次修心养性。 从心执笔,是为了让自己更用心地去看待这个世界…… 05.09.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忘了初衷

已经好几天没有骑自行车了,结果不知不觉间体重又升高了。 前些日子有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不禁地问自己,为何不断地想要挑战自己的极限,不是想要骑得更远,就是想要超越之前的速度。 似乎早已忘了当初是因为健康问题才开始骑自行车的,弄得自己有点身心俱疲,暂时把骑自行车的计划搁下。 昨曰,当看见自己的体重又增加了,我的初衷再次被撩起,决定不再为自己找借口,还是骑自行车去! 原本阴霾的天空,随着夜的帘幕的掩盖,写满了一片寂静,无星无月,但也看得出本来漫天的乌云已渐渐散了。 着一身运动装,我轻快地在马路上不疾不徐地奔驰,口不干,舌不燥,气不喘,十分惬意,偶尔还能欣赏路过的夜景。 在我惯常奔驰的路线绕了一圈后,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了,总路程约27公里。 虽然是夜晚,但此刻正是新加坡最热的季节,回到家楼下的时候,仍然是汗水淋漓,却感觉十分舒服。 终于,我又回到了只为健康而运动的心态,不再想要炫耀自己的坚韧与耐力。 反正我并不是想要参加什么运动会,也不必证明自己的体能。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为了那一点点的虚荣心而挑战自己的极限。 就好像我当初学习摄影,是为了把美丽的一幕留下,而学习绘画,是为了打发时间以及静心养性。 可是最终我却忘了初衷,只想别人给我点赞! 此刻能够勇于面对自己的虚伪,我很欣慰。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很轻易地忘记自己作某一件事的初衷,原因有许多,最常见的无非是嫉妒心与虚荣心的作祟,才让我们走偏了原来想走的路。 但只要能够回到初衷,就不必害怕照片拍得不好,绘画似是而非,文章偏离了题目,或是骑自行车骑得比别人慢,骑得没有别人远。 今天,我就画了一张图,简直是糟糕透顶,但我仍然拿出来晒,因为我的初衷是怡情,而不是获得赞美。 上个星期无意间在网络撞见一部校园泰剧——《禁忌女孩》,专门揭露人性的丑陋,从虚荣心到嫉妒心到自私自利之心,把人们的心理刻画得入木三分。 一个人,可以为了自己的虚荣心或者嫉妒心,去伤害甚至是杀害另一个人,忘了当初不过只是想获得人们的瞩目或欢心。 校园如是,社会也如是,职场上的自私自利更已经不是少见多怪了,人们仿佛都忘了当初上学是为了获得知识,学以致用,而上班工作的初衷,是为了养家糊口,以及为社会作出一番贡献。 我经常开玩笑的说:工照做,钱照拿(福建话),意思几乎是做好自己的本分,拿回自己应得的酬劳就足矣,反正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就对了。 然而偏偏有些人是另一种心态,想着的是:工不做,钱照拿,尤其是一些领导级的人物。 对于他们来说,领导就是用嘴不用手,如今连头脑都不想用了。 于是借着“提拔”员工的噱头,把自己的工作都推给员工,自己什么也不学,什么也不做,弄得什么都不懂,只想坐享其成。 当遇到阻碍的时候,只需把项目的瓶颈向上头报告,反正有上司去处理嘛。 这无异是告诉大家:小事不要来找我,大事我做不了主。 这或许就是职场上的寄生虫了吧? 曾经我写过一篇文章,有人看了只当我是在抒发心情,有人看了会心一笑,也有人感到心虚,以为我在隐喻他们。 或许有人看了这篇文章,会情不自禁的对号入座,那么我希望他/她能够先自我反映,为何无缘无故的会联想到这篇随笔会是在比喻自己,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毕竟只要不是小偷,就不会害怕警察的怀疑…… 林顺源 13.06.2021

Read More →

双手合十,为你祝福

终于又提起笔来画画了,更把前阵子想要画的双手合十画好了。 虽然画得不好,但也不会太差,至少看起来还能看出那是一双手。 双手合十意味着许多不同的意义——有恭敬的问候,也有虔诚的礼拜;是衷心的祝福,也是诚心的祷告。 冠状病毒仍在肆虐,搞得人人心惊胆战; 许多地方仍在经历大大小小的战争,弄得生灵涂炭; 这个世界没有一刻是平静的,让人想起都不禁感觉悲哀莫名。 我想,此时此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的许多人都很需要一份真诚的祝福与祈祷。 所以我就自拍了自己双手合十的照片,然后把用铅笔把它描绘成图,只想为大家祷告,祝福大家。 我希望那些躺在医院里的病人,或是伤者,都能够平安地度过难关; 我希望那些在生活上遇上阻难与困扰的落魄的人,都能够被上天眷顾,渐渐地走出阴霾,走向阳光; 我希望所有迷失的人们不要质疑这个世界,不要憎恨自己的生命,而是勇敢地去面对那些困难,拥抱上天赐予的成长的机会。 我希望当疫情与战争过后,人们都能够学会让我们快乐的最基本的三个道理:知足、惜福、惜缘。 我希望所有看见这一副我自己画的双手合十,不论它在你心里代表了什么,都是我真心诚意献给你的。 愿你余生平安幸福…… 06.06.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牵妈妈的手

这是我和妈妈的手…… 一瞬间,已是2021年的3月了。 时光带走了所有的往事,也带走了所有的喜怒哀乐,留下的只是岁月扫过的痕迹。 小孩渐渐长大,青年渐渐成熟,成人渐渐老去,还在的在,该走的也走了。 冠状病毒仍在肆虐,但人们已经渐渐习惯了与它并存,提防的心逐渐松懈。 于是街上、餐馆、咖啡店、商场等等等等,开始了热闹起来。 不知何时开始,每每和妈妈走在街上,不管是带着她到组屋楼下散步, 是带她到姐姐家坐坐,还是把她送到仁慈医院日间护理院,我都会牵着妈妈的手。 而妈妈从来没有婉拒,也不会紧紧握着我的手,只是静静地让我牵着。 偶尔当我的手轻轻甩开,妈妈也会很自然地松开手,不言不语。 已经忘了妈妈是在我几岁的时候不再牵着我的手了。 究竟是我放开了她的手,还是妈妈认为我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她牵手了。 也忘了妈妈是如何放开手让我独自去过我的生活,对我的事从来不曾过问,只是默默地看着我这个任性的孩子体验人生的点点滴滴。 牵过了无数人的手,陌生人的手,亲人的手,孩子的手,父母的手,情人的手,而每一次的牵手,都是一份爱与关心所引起的举动。 牵手,传递的是关怀、温暖,是安全感、也是爱。 有人说人生是一趟不能回头的旅程,我无法否认。 但此刻的我却在妈妈的一生里看见了人生是一趟不断循坏的行程。 从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到空手归入尘土,是一种循坏。 从人生酸甜苦辣咸的体验,都是不断地循环着。 从出生被照顾到双亲渐渐老去而需要我们去照顾,是一种循环。 从不懂事到饱受人生经历所得的知识/智慧/,到后来记忆渐渐衰退,如今的妈妈又回到了“不懂”的状态,也是一种循环。 想起小时候,父母牵着我们的手,长大后,我们牵着情人的手,然后是自己孩子的手,而如今,再度牵着妈妈的手,何尝不也是一种循环。 感慨…… 牵手不过是形体上的一种行为, 而放手是一种父母对孩子的尊重,因为他们知道我们都是爱面子的,不想让世界觉得自己是一个依靠他们的孩子。 我相信妈妈从来都没有真正地放过手。 在她心里面,我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现实生活中她是放开了手,可在心里她却一直默默地把孩子们牵在心里。 只是如今的她,不能选择牵手还是放手了,因为她的记忆已经模糊了,所以我只能担任起这个牵着她手的孩子。 我知道,我能够牵着妈妈的手的时日已经所剩不多了,也开始了学着作好心里准备,慢慢地放下…… 13.03.2021 林顺源

Read More →

岁末心语

即将岁末。 时光再荏苒,总会留下点滴的足迹在脑海里,尤其是较为深刻的记忆。 今年是一个异常特别的一年,是我有记忆以来待在家里最多的一年。 记得近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非典疫情曾引起世界的战战兢兢,却也没有象今年冠状疫情那么让人心有余悸。 至少我不记得新加坡有“封城”的经历,也没有尝试过在家上班的体验。 当冠状疫情在中国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人们带着心痛与惊愕追逐着武汉的消息,没想到后来,病菌从大陆扩展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都逃不了这一场瘟疫。 于是,一些国家跟随着中国实施封城计划,包括新加坡在内。 于是,新加坡人都似乎被软禁在家里,足足两个月才逐渐放开。 然而,时至今日,病菌仍然存在,口罩成为了出门的必需品。 其实,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疫情,总觉得会来的总会来,再怎么防范都无补于事。 当然,仍然免不了会较为小心,却不曾感到惶恐。 星期天的下午,足足干了五个小时的家务。 说是五个小时有点太夸了,其实真正干活的时间也不过是两个小时多,更在休息当中怂恿母亲与我一起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舞来,逗得这个得了失智症的母亲咯咯大笑, 望着母亲脸上岁月留下的条纹随着她的笑容蠕蠕而动,我自己都被感动了。 今天我丢掉了许多许多这些年来都没有碰过的“杂物”,感觉整个橱柜有点“焕然一新”,很是满足。 真的难以想象当初自己怎么会买了那么多废物储存在家里,任其积满了灰尘。 曾经看过也读过关于断、舍、离的视频与书籍,很向往那种极简主义的风格,仿佛生活不会被太多的人、事、物所负累。 但我知道自己在物质上的欲念仍然极强,想要抵达极简主义,是一段很遥远的旅程。 其实真正需要打扫的应该是累积在心里许多不必要的东西。 今年的事业并不是很顺利,除了时时与人争辩之外,一些项目也并没有顺利地完成,在这一方面对自己有点颇为不满。 然而,在另一个工作领域,我却享受着与他人分享我的经验与知识的乐趣,更从中获得了某些人的认可。 小我的那颗虚荣心也算是得到了无尽的满足。 十二月的天气让人感觉清爽,只是暴风雨来得太频繁了。 暴风雨似乎每日如期而至,把这个花园城市淋得湿漉漉的。 湿漉漉的街道,湿漉漉的公园,湿漉漉的游乐场,偶尔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帘,还会挑起湿漉漉的心情。 十二月的北风从来不曾让我失望过。 喜欢凉风扑面而来的感觉,仿佛清风在为我拂去所有不必要也不想要的思绪。 只是当气温降到摄氏二十四至二十六度,住在二十七楼的我,会忽然间被那一阵阵席卷而至的北风吹得瑟瑟发抖。 江晓小妹那天在三人组的“好命一族”群里发来消息,通知我们她又当实习生了,更说想念我们。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渗入心里的是满满的温暖。 那份温暖在这冰凉的气候里显得格外珍贵。 感恩于人间有温情。 记得远在西方的挚友曾对我说她要回家了,回到东方来。 不知道她是否已经回到台湾了。 很挂念她,可是每每打开电脑想要给她写封信,却不知从何说起,从何落笔,唯有在心里默默地给她祝福。 还有已经三年没有见面的晓晓,也不再与她联系,只是偶尔看见她在我的博客留下点滴的足迹,倍感温馨。 最近又开始看一禅小和尚的视频了。 很喜欢这个小和尚,更喜欢他与师父的对话,每每让我深省。 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去探讨与斟酌这些浅显却又难以实行的真理了。 明年究竟会是怎样的一年,不曾想过,也不敢去想。 这个世界的一切真的太难以捉摸,只好带着一颗“随缘”的心继续上路。 知足是乐——一直没有忘记一句佛界里的名言:我快乐并不是我拥有的多,而是我计较的少。 纵观当今社会,人们计较得太多了,因此每个人看似很富足,其实日常生活里都看得出许多人的担惊受怕,害怕无法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生存。 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么纯真,那么无邪,我想大家都会更快乐一些。 如果我能够像一禅小和尚那样闭着双眼躺在草地上,享受着那一刻的快乐,我想我的嘴角也会掀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27.12.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