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画画无关 / Nothing to do with drawing

当左手拇指的第一个关节开始僵硬与疼痛时,以为那是重复画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甚至,当问题慢慢慢慢地从拇指延伸到其他手指,仍然认为是画画的结果,便选择了休息一段日子。 可是后来,右手的五根手指的第一个关节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我知道那已经与画画没有关系了。 坚持了好几个月,今天终于还是决定到诊所去看一下肩凝症,顺道看看十指的疼痛究竟从何惹来的。 其实,早已在网络搜寻并知道那可能是骨关节炎的症状了。 经过今天医生的诊断,果然不出我所料。 庆幸的是,这与画画无关,也就是说我仍然可以继续画画,继续挑战自己。 从昨夜开始,就已经开始第三次画江晓的俏像了,然而这一次则是用Procreate在平板上画的。 今天在诊所时无所事事,幸好带了iPad在身边,便开始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把她的头像完全的画好。 完成后,看上去似乎哪里不对,又看不出是哪里出错,与原照对比,仍然是似是而非,但比之前的两张有所进步,略感欣慰。 11.11.2020 林顺源 When I first felt the stiffness and slight pain on my left thumb, I thought it was due to too much drawing. And as the symptoms spread to the other fingers, I decided to take a break from drawing so as to let my fingers rest. But when […]

Read More →

好想 / I truly wish

好想,给母亲写一封信,述说心底里最深的愧疚。 好想,给黄伯父一个承诺,不再让他亲爱的的孩子流泪了。 好想,把自己余生的精力,献给不那么幸福的人。 好想,就此一走了之,放下背负的所有包袱。 好想好想,也只能想想…… I wish to write a letter to mom, and tell her how much guilt I have towards her. I wish to promise uncle Wong, that I will not make his lovely child cry again. I wish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on those less fortunate people. I wish that I can just let […]

Read More →

拥抱

My fastest sketch…. completed within an hour after I shut down my notebook… It is indeed a sketch, one that does not need to look real, but tells a story…. 昨天,遇见了现实生活中的岳不群,错,应该说是遇见了左冷禅,因为给予他越不群的名号简直是抬举了他。 看见那一滴最不可思议的鳄鱼泪,不止是感到不寒而栗,也感到心灰意冷。 原来,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子的。 或许,我真的只听了片面之词,但是自己所曾经听过关于他的故事的以及今年的亲身经历,真的无法不相信C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正所谓无独有偶,空穴来风,一切的一切不可能无风起浪的。 于是,心里对C的褒贬更加地加重。 我知道这对于我的灵性成长是有阻碍的,但我无法克制自己对他的鄙视。 下班后,选择了即刻关上电脑,把精神专注于画画上。 这几天的日记或许带给一些好友一丝担忧与难解的疑惑,究竟为何我最近的言词似乎显得很不开心。 不敢说自己在蜕变,却可以说我一直都在红尘里寻找着那个真实的我,那个勇敢的我。 听到这句话,奥斯卡小姐会对我说:不要找,因为一切都是虚妄的,更何况那个所谓的“我”便是阻碍一个人修行的我执。 然而,体贴的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我留言,给予关怀。 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一个人能够看穿我的心,那必定是奥斯卡小姐。 曾经也觉得在她面前,我似乎是赤裸裸的,因为她仿佛读懂了我的不开心。 昨天,也收到了一个久违的晓晓的留言,简简单单的一句:“hug”,确实温暖了我的心。 毕竟,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联系了。 没想到对她说了一声“谢谢”后,又再换来一句“always there for you”。 无言以对,仍然只能对她说一声”谢谢“。 晓晓以及另一个挚爱虚拟的拥抱无疑挑起了我想要画这很温馨的图片,想要让一丝丝的感动与柔情填满我的心。 一个拥抱,紧紧的抱着,其实带给人的是一份很真挚,真浓烈的情感。 一个拥抱,传递着一丝丝,一滴滴的爱意在双手里。 一个拥抱,给人更多的温情,更多的希望,相信人间并不是那么可怕的。 一个拥抱,给人无数的安慰与守护,是彼此间一种无言的承诺。 这些日子来,没有一天好睡过,每每在半夜里醒来,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眠。 我情愿相信这只是一个过渡期,是一个让我的心灵成长的机会,也是一个让我更懂得人生的旅程。 安慰的是,在不断的练习下,我能够更快地把一幅画画好,就这张图来说,我只用了少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完成,结果还颇满意的。 在这一次次的茫然中,我依然可以找到一个安静的港口,让我可以安祥地画画,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福分。 […]

Read More →

执子之手 / Holding one’s hand

2020年11月3日。 仍然是半晴半阴的一天。 请假的第二天,我决定更从容地度过这一天。 一如既往的在早晨靠近5时便醒了过来,然后摸黑爬下床,盘起双腿,开始静坐。 20分钟似慢实快地就这样过去了,也不知道在静坐里是否获得了些许心里的宁静。 这边东一拉,那边西一扯,从容不迫地把时间消耗掉,才轻装上路来到了四马路的观音堂。 由于疫情仍在持续,公众场所都尽量限制人群的结合,尤其是善男信女最喜欢的祈愿福地。 望着长长的人龙,选择了在观音堂门口诚恳地为亲朋戚友祈愿,便来到了森林大厦随处走走,浏览浏览。 基本上什么都不缺的我,当让是空手进入,再空手而出。 跟着便来到奥奇商场,又再里边逛了一圈,这次可还有收获,买了几件底裤,三双袜子以及一个腰袋,才搭上一個小時多的车程回家。 一路上无事,就只是听着歌,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飞快的倒退,忘了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 灵性书籍上总是说,一个人要得到心里的平静,就一定要找一个可以专注的嗜好来做。在那种情况下,当精神得以专注,无形中,红尘中的纷纷扰扰都会随之而去。 除了静坐之外,对于我来说,画画就是另一种平心静气的活动了。 于是,回到家后便打开了我的画纸,铅笔盒,以及网络上看到的一张图片,开始了画画。 练习真的可以让一个人进步的,想以前的自己想要画一张图,总是有点忐忑,害怕画出来的东西无法见人。 然而今天的我,偶尔可以不画格子,也可以画出一张还可以见人的图片。 灵性书籍也时常说,人在睡前醒后,最不应该做的就有几件事,譬如刷社交平台,或是打开电视听/看新闻,因为这些平台与新闻,有太多太多的负面讯息了,导致人们的心里无法得到些许的安宁。 缘由于此,今天刻意找了比较温馨的图片作为我的最新作品。 这几天想着红尘的烦恼以及社会的龌龊,是时候把视线转移,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世界,提醒自己只要有爱,温情不失。 那是一个男人与女人牵手的图片,很温馨,很亲切,有一份执子之手,与子同老的温情。 恰巧部门里的同事刚刚结婚,于是便把这个作品,附上她俩的名字,发了给她,祝福她俩可以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人间仍有温情,虽然不属于我,但能够看见身边的人过得幸福,想起自己的亲朋戚友安然无恙,以及自己的挚爱过着美满快乐的日子,心足矣。 一直都知道,放下这两个字说来容易,做来难,极少人能够在一夜之间就彻底的放下多年牢牢捉住不放的执念。 我也不例外。 继续上路,继续一个人走,继续放下,继续向往达到一切皆空的境界。 03.11.2020 03 November 2020. It was my second day of leave. And I decided to take a slower pace today. Waking up at around 5 am in the morning as usual, I began to meditate […]

Read More →

Walking alone / 一个人走

Sunday evening, the sky was like the greyish mess in my sketches as I left my house. I thought it would pour soon, but it didn’t. Roaming aimlessly, I ended up in the mall with full of people and was suddenly struck by a sense of loneliness. I thought that I have already gotten use to being alone (that is […]

Read More →

Goodbye, my love / 再见了,亲爱的

My dearest, Perhaps you are not aware, I am feeling very tired, extremely tired from loving you. The rain poured heavily today, creating a blurry world as I looked out of the window. And that triggered numerous thoughts within me. I don’t seem to understand this world anymore, just like I couldn’t see your world clearly. I have alway believed […]

Read More →

慢慢

慢慢地,一笔一划,重新开始,希望能够把自己画得更像。 慢慢地,一字一句,从心出发,希望能够用我的文字打动读者的心。 当我的手再次提起铅笔时,我开始了懂得如何去享受那一份恬静的时光,只想慢慢地完成自己的画像,然后再慢慢地抽离那个遥远的梦想。 当我的手开始敲打键盘时,我开始了懂得什么是欲言又止,只想慢慢地咀嚼自己的心思,然后再慢慢地把它们埋葬。 从此,慢慢地,自己一个人走…… 28.10.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生命的可贵——再次胡言乱语

阴天。 今天,在网络找了翁美玲饰演黄蓉的俏像,画了起来。 结果画得一点都不像,感觉有些气馁。 在我的心目中,那么多扮演黄蓉的女演员里,翁美玲演得最好,最恰当,也最讨人喜欢,可能是因为先入为主。 只是,那么可爱俏丽的佳人,却在事业处在巅峰的时刻,为情所困,选择了放弃自己的人生,多么可惜。 但,她真的是为情所困吗?还是,另有别因? 曾经因为某件事而与人讨论过“轻生”这一个话题。 当然我们的意见根本无法一致,因为我听出了对方对于轻生者的轻贱,而我却希望能够让对方了解到我们是不可能真正的了解与体会某某人所经历的一切,导致选择自寻短见的道路。 总觉得人来到这个花花世界,尽管尝尽酸甜苦辣咸,对于这个颠簸的人生仍然有所依恋,因此世人都很怕死,害怕从此与这个世界隔离,放不下所有的爱恨情仇,放不下所有的欲念奢望,放不下世间的一切! 许多名人都曾走上这一条不归路,从此与世长辞,让我们感到困惑,象他们这样名利双收,为何还要选择自寻短见呢。 事实上,我们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才会鼓起勇气抛下一切而选择结束自己的人生,罔顾在生的亲人将要承受的痛楚。 也许,他们活得太累了。 自杀,那么可怕的一个词,其实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做得到啊! 试想想,若是一个人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他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吗?当然,也有人真的是为了赌气,为了证明什么,微课逃避什么,甚至是为了惩罚他人而做出这个所谓愚蠢的决定。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提起这个“勇气”去与这个世界告别,只是这些人在那一刻或许真的已经迷失了自己。 因此,我真的希望任何人不要轻易地说一个自杀的人是自私的,是懦夫。 我们根本无法得知那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背后是否也有更多的无奈与不舍。 或许,他的心太累了,殊不知生命是可贵的。 生命的可贵,在于它就是那么起起落落, 一个人如果活得一帆风顺,不曾经历什么痛苦,那么根本就不会明白生命的可贵,也不会懂得珍惜那些美好的人事物。 一个平铺直叙的人生其实是缺乏了色彩的,不知为何而生,为何而死,说白了,一生竟是灰色的。 有好几次,与柔儿一起坐在厨房里用饭,听见母亲在客厅里自言自语念念碎,我很想对柔儿说:以后如果我也象你奶奶一样,得了失智症,请把我送到疗养院去,不必感到愧疚。 记得年轻时我就时常想着这一生不要活得太长,就是希望不要让自己苟活在这个世界,拖累家人。 而今时今日,望着母亲每天茫然的眼神,忘记了什么是时间,忘记了什么是生活,忘记了什么是人生,心里着实心疼,想要帮她都不知道从何开始。 虽然我没有想过自己照顾母亲是一种拖累,或是一项任务,但我不愿意在我老了的时候,或是发病的时候,拖累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知道照顾一个不能照顾自己的人,真的会很累,不只是身累,心更累。 撑得住,固然好,撑不住,不如让那些专业人士来照顾我,岂不是更好?我不会怨任何人,因为我知道心累会让人走向放弃生命的道路。 我希望我的家人,我的至亲,所有爱我的人都能够好好地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感受自己的人生,明了自己生命的真谛。 或许只有真正懂得了什么是生命,才会懂得生命真正的可贵之处…… 23.08.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

累了——胡言乱语

累了。 真的累了。 身累,心也累。 工作累,情感也累。 …… 已经好一段时期了,每天早上醒来左手手掌都会非常僵硬,仿佛血液在雪柜里冰冻了一整夜。 后来,右手手掌也开始了。 仔细观察,竟然发现自己的十指关节处都隐隐发疼,无法使太多的力气。 于是,每天早上静坐完了之后,尽量做一些手掌张开紧握的动作,舒筋活血。 偶尔擦破了皮肤,过了好几个星期仍然无法完全痊愈,不像小时候那样,就算割伤了,没两天皮肤就重生了。 也许有人会说,这就是老了的现象。 可是,我并不认老。 …… 身累还能休息,心累,却只能在静坐中慢慢调养,尽量放下心中的执著。 这些日子来,无形之中,似乎扛下了领导的工作,除了处理自己的项目之外,还要帮我的领导管理与指导其他同事把他们的项目搞好。 有些人,听了,懂了,可就是无法即刻领会,也无法即刻改进,唯有耐心地训练,细心地指导,还好还有一颗愿意学习的心,不至于朽木不可雕也。 有些人,听了,不懂,仍然还要自我辩护,在几经争辩之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建议,明天,重蹈覆辙。 是代沟让我无法真正地理解这些人的难处,有些看似及其简单的逻辑,就偏偏被忽略了。 有时候,真的怀疑是我自己的要求太高,还是我的教导方式错了。 庆幸的是,自己的项目并不多,工作也不那么繁重,总算还可以抽出点时间来管他人的项目。 只是,有些“孺子”不可教,弄得自己偶尔会觉得筋疲力尽,心灰意冷。 …… 日盼夜盼,一直在等着可以让我惊喜的短信,填补心中的那一份挂念,却无意间练就了一份无言的耐心。 有时候,一个人傻傻的站在红绿灯下,等着红人变绿,却见其他路人看见路上空荡荡的,也不顾红人还是绿灯,笔直地往前便走。 难道,他们真的在赶时间吗? 不禁想起,日常生活中总会看见人人急着性子的模样。 不管是等着电梯,还是红绿灯前,一根食指或拇指不停地按着键钮,似乎这样就能够让电梯更快地把门关上,或是红人会在催促下更快的变绿。 记得以前开车,总会遇见许多横冲直撞的车霸在道路上急奔,罔顾他人的安危, 当今这个社会,个个都在匆匆忙忙地瞎忙着,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有类似的景象。 …… 周末,抽了一张中国同事的照片,以及一张曾经拍过的照片,尝试着用铅笔素描,结果还不错,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在自学自习上算是可造之材。 在每一个图画里,我仿佛在等待着某些事的发生,又似乎在为自己的那颗累了的心灵充电。 在陷入忘我的状态中,只想将每一幅画画好…… 17.08.2020 林顺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