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继续画画

2019年11月16日,阴天。 今天,除了做家务之外,用了大把时间画画,而且还是画自己。 这一次我选了一张碧君很喜欢的照片来画,她说我这张照片的笑容很亲切,很自然。 我不知道画画究竟能够带给我什么,只知道每当我画画的时候,都是心无旁骛,全心全意的画,只想把一张图片画好。 时至今日,我似乎也画了不少,感觉也有些许进步了。 林顺源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

日记——娱人娱己,还是愚人愚己

2019年11月12日,仍然是半晴半阴。 有时候,会突然想自己写作,摄影,甚至是画画,究竟是为了什么,又获得了什么? 刚开始写作的时候,不过是想要宣泄自己无法与人倾诉的心语。渐渐地,就变成了一种自言自语的习惯。 后来,加上了摄影,努力不懈地学习,从不懂得摄影到今天,耗费了许多精神与时间。 然后我又开始学制作影片,更开始学习画画。 到头来,不知道这样折腾自己,是为了娱人娱己,愚人愚己,愚人娱己,还是娱人愚己。 今天,有点泄气地把那朵花画完,感觉好难看,真有此画见不得人的感觉,可又不知该如何改进,只好放弃。 原本想要把它删了,后来又想,画得不好又如何?我开始画这朵花的初衷又是什么?不过是学习嘛,何必太过在意好与不好。结果往深一层去探索,发现这无非是虚荣心在作怪,害怕这张图让人贻笑。 看清了内心里的真相,再也不会害怕此图贻笑大方了,反正我还在学习阶段,若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画得似模似样,我可真是天才了! 我当然不是天才,我只是一个小小天才! 看,这句话不正是愚人愚己,娱人娱己吗? 12.11.2019 林顺源

Read More →

日记——无言的牵挂

2019年11月10日,星期日晚上。 大前天,晓晓突然发了一张照片给我,要我给予评价。我回了一声“好”,无意间让她感到喜悦。后来与她聊了一会儿,知道她很不开心,想要安慰她却不知如何措词,毕竟我不是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为她祈愿,愿她平安幸福,因为我知道她也时时挂念着我。 昨天,忽然想起曾经友好的按摩师海凤,便给她发了微信短信,没想到很快便收到她的回复。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眨眼间她回国也有六年了。还记得在她离开的那一天,我俩都依依不舍,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一声再见或许就是再也不能见了。昨天聊天的时候,提起彼此的互相牵挂,心里感觉颇温馨的。至少我知道远在北方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总在默默地给我祝福。 打开邮箱,欣蓉的邮件跌入眼帘,一股温情涌上心头,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个超凡脱俗的大姑娘在我心里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因为她身在最先进的国度,却是从来不用手机,起初真的难以想象。在现代化的社会,手机似乎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她却远而避之。 欣蓉的信,总是充满无尽的关爱与感动,读着读着都会让一份淡淡的爱洋溢在心坎里,非常受用。 三个女子,与我相隔何止千千万万里,却始终挂念着我,由此可见,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尤其是晓晓和欣蓉都是网络相识的,一直都只是透过方块文字来沟通。 我提醒自己,该知足了。 于是,每当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会静静地想着每一个想念我的人,并请求风把我的祝福播种,让所有人都能够如我一样,获得无言的关怀与牵挂…… 林顺源

Read More →

Reflections – the angel and the devil 反映——天使与魔鬼

When we seriously and sincerely look within ourselves, we will see 2 reflections. 当我们真正心诚地反映自己的时候,我们会看见两个对立的身影。 The angel who is ever so kind, loving and compassionate. 一个是充满慈悲与爱的天使。 And the devil who is ever so greedy, worried, fearful and egoistic. 一个是贪婪,惶恐,担忧与自我集于一身的魔鬼。 But what we fail to realise is, the angelic side of our reflections may be a disguise of the devil…… 然而,我们却没有看见,天使或许就是魔鬼的化身…… And […]

Read More →

Sea of Clouds 云海

The first and only time I saw the “sea of clouds” was in Taiwan and I was awed by the its beauty and serenity……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云海是在台湾二延平步道上,当时曾被那宁静祥和以及魅力四射的景色震撼得想要把时光留住……

Read More →